加载中...

地址发布 老王说明书 宣传中心
查看: 593|回复: 0
收起左侧

女公务员等级森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6 06:48:5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我从小在机关大院长大。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在不同的文化地域和小环境长大,就会带有那个文化环境的烙印,这样的一种烙印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一生。在我成年之后每当我想起为什么自己的人生沦落到这样一种地步,不可避免的都会追述到童年时期的经历。
    对于外面的孩子来说,大院子弟像是一个神秘又高高在上的群体,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大院里人与人的地位是那样等级森严不可逾越。对于我来说,张悦就是我童年生活中必须讨好的上位者,因为当时她爸是单位里的处级正职,而我妈只是下属单位的副职。从小我妈就教育我,在大院这些孩子里,一定要多和张悦一起玩,尤其要让张悦玩的开心。因为从小耳濡目染,我也算早熟,很早就对人性有了深刻的认识。但是我还是没想到张悦真的会“玩”的很开心,因为一旦强权失去监督加之我的逆来顺受,人性的可怕也被放大到不可想象的地步。虽然随着张悦的出国,我对她的印象越来越模糊,对我们之间曾经发生的那些极致羞辱的事也渐渐淡忘,所以今天我要讲的是后来的故事了(以后我也会回忆一下和张悦发生的种种再整理成文),但不得不说我们的这段经历对我妈的仕途是有极大帮助的。
    在张悦离开之后,我也上了大学,张悦的父亲这时候也准备退下来了,因为这些年我们两家的良好关系,我妈顺利继任张悦爸爸的位置。我本以为随着这些事的尘埃落定,我终于可以吐一口气,告别那样畸形的经历,正常完成大学学业,步入仕途,渐渐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但我没想到张悦虽然已经离开,但她给我的这些习惯确是不可磨灭的,就像文化烙印一样深深地植入我的血液中。虽然平时我可以像普通人眼中的优秀学子一样在大学中表现优异,但每当我不经意的瞥到某个女人露出在外的脚的时候,我内心下贱的欲望都会被点燃,燃起熊熊的欲望之火,渴望跪在对方的脚下被践踏被羞辱到释放。虽然我一直把这种扭曲的欲望掩藏的很好,但还是被人发现了,而发现的这人还是妈妈的政敌,于是我又再次掉入了另一个可怕而又无力逃离的不归路。
    这个时候妈妈已经顺利接任张悦爸爸的位置,在这过程中甚至打败了那位风情万种被传是某位的情人的竞争对手-刘洁。虽然妈妈因为对方未知的背景关系对这位手下败将保持了充分的尊重,但权力之争从来都是没有和气可言的。我对这位刚毕业就可以和妈妈这种在机关挣扎多年的前辈平起平坐的“刘姨”也是保持了该有的礼貌与疏离。但是2013年5月的一天我去妈妈办公室找我妈,但整个办公室只有刘洁在,据她说妈妈带人去下面视察了。我本来想直接礼貌地告辞离开的,但我不经意的一瞥,正好看见高挑的刘洁裸脚穿着粉红色高跟拖鞋漫不经心的打印着文件。那一刻我居然鬼迷心窍的想留下来多看一会儿刘洁的脚,于是我对她说要留下等我妈回来就找了个方便看她的位置坐下,一边假装玩手机一边看刘洁的美脚意淫。
    不知道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还是刘洁也在暗暗的观察我,当我多次假装碰掉东西之后刘洁古怪的瞪了我几眼。这几眼本来应该能把我拉回理智的状态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本来已经淡忘了的张悦对我洗脑的那些崇拜话语仿佛咒语一般的重回心头。我被扭曲的欲望烧的意乱情迷,不知不觉就走到刘洁的脚下跪了下来磕起头,仿佛曾经无数次在张悦脚下做的事情一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刘洁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我。我突然一身冷汗,不知道该怎么做,也忘记了站起来。
    刘洁貌似见过很多大场面,很快的恢复了常态,一脸冰冷地问我:“你在干什么?”
    我心慌的厉害,脑子里浑浆浆一团,实在想不出任何一种看似合理的解释。我打了个寒颤,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直接离开,将自己推上了万丈悬崖的绝境之地,欲望是魔鬼啊!可是,回想起与张悦的那些扭曲却旖旎的美好时光,内心又渴望有人能接替张悦的位置,继续对我的灵魂进行鞭挞。
    我内心仍在现实的不可收拾与甜蜜的回忆之间摇摆时,“说啊!”一生媚到骨子里的娇喝吓得我一哆嗦,那一瞬间张悦的影子仿佛和刘洁重叠起来,我条件反射般地脱口而出曾经的那些崇拜话语。
    “哦?”刘洁玩味的看着我,那双勾人的杏核眼看得我一阵发虚,越发感到忐忑与不安,就听刘洁接着说:“想不到高局长的公子倒是挺怜香惜玉的,对我这么个小女子尽然喜欢到奉若神明,还是说本来就是个见到女人就发情的变态?”
    事到如今我也豁出去了,习惯的力量太难以改变,没有张悦的虐待,我的人生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我吞吞吐吐,把和张悦的故事以及见到刘洁之后的鬼迷心窍都说了出来。
    “这样啊,想不到高局长和老领导家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啊。”刘洁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原本冰冷的脸上现在挂满了笑意。
    “那你现在就是被丢弃的一条狗,想求我收留你吗?”刘洁坐在办公椅上,身体后仰,大波浪长发很随意的甩了甩,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我。。。”虽然已经有了豁出一切的觉悟,事到临头我还是犹豫了。事情发展到现在,我突然充满了悔意。因为我不知道刘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如果说出去了,我妈要怎么样在单位里继续担任领导岗位?这一刻我又想到了现实中的种种,内心一片冰凉。
    “你过来。”刘洁看我半天没有说出来什么,有些不耐烦了。
    我挪动四肢像条真狗一样爬到刘洁面前,这个过程又让我有些兴奋。
    刘洁一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一如往常,叫我猜不出她心里的真实想法。事实上我也不敢多看,跪在刘洁的面前目光游移,内心还在担心刘洁接下来会怎么办,我想如果她大喊变态流氓之类的我就赶紧站起来,假装什么也没发生,毕竟保安进来还需要时间,又没有监控,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口说无凭,还会对她自己的名声有影响。
    “来,把鞋底给我舔干净,让我看看你这条狗合不合格!”我显然低估了刘洁的心性,她能在这名利场左右逢源,显然不像其他女孩子那么简单。
    刘洁轻轻抬了抬脚,摇晃的粉红色高跟拖鞋几乎碰到我鼻子,一股淡淡的脚汗味随着呼吸进入我的身体。但我尚有一丝理性尚存,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只要站起来转身离开,刘洁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这件事烂在心里,因为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搞不好还会让人觉得她是故意抹黑我妈。但一旦我舔了她的鞋,上面有了我的口水,那就会变成我变态的证据,她就可以拿这件武器去作为政治斗争的利器。
    刘洁看我一直没有动作,伸出脚尖,挑起我的下巴,逼我抬头仰视她。看着她戏谑的眼神,闻着淡淡的脚汗味,我脑子“嗡”的像炸开了一样,下贱的奴性由此迸发,四肢百骸流动着几乎让我昏厥的暖流。我盯着眼前白皙的美脚,抑制着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跳,慢慢伸出舌头在刘洁的美脚上舔了一下。
    “啪”刘洁突然伸出手给了我一耳光,脚上更加用力的挑起我的下巴,我看见她的眼神由戏谑变得发狠突然有点害怕,她比张悦更难让我琢磨心思,“我让你舔鞋底,让你舔脚了吗?贱货”。有了开始,接下来的事就变得容易多了。我躺倒,钻到她脚底下,仰着头,伸长舌头舔着刘洁的鞋底。这个角度我看不见刘洁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此刻的想法,虽然内心惴惴不安,但下贱的受辱欲望还是战胜了内心的理智思考,一下一下的舔着她的鞋底。
    刘洁也坐在椅子上翘着腿,不断晃动着玉足,让我舔鞋底。八九成新的高跟拖鞋,鞋底磨损的不是很厉害,但中间部分还是有些尘土。我的舌头舔在上面,只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土腥味儿。那感觉并不好,但这样的一种羞辱感觉,却让我异常享受。这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下贱让我沉迷,早将现实的因素抛之脑后。我微微闭着眼,舌头机械的重复着舔的动作,兴奋的喘着粗气。
    正在我躺在刘洁脚下享受着这兴奋的感觉的时候,突然听见两声清脆的“咔嚓”声。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手机拍照的声音。“不。。。”我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想坐起身体阻止刘洁的行为。但刘洁似乎早有预料,拖鞋鞋底用力踩住我的头部。
    “放心,拍照和录像就是为了以后你更好的听话,不会给别人看的,让高局长的儿子给我当狗,我求之不得呢。”刘洁安慰着我,同时脚底也越发用力,大概是怕我起来抢夺手机,我的后脑勺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咯的生疼。在这一刻,我仿佛有了不同的兴奋感。之前的下贱是来源于张悦多年的调教,习惯使然。但刘洁用力将我踩向地板的这个行为让我感觉到了异样的情绪。对张悦的崇拜来源于权力的力量,张悦天生处在上位让我无从逃脱她的命令,所以几乎不需要强制的手段,我就要乖乖听命于她。但刘洁不同,刘洁本身算我妈的手下败将,也没有更高的权力能让我对她唯命是从,所以她这一刻需要格外用力的踩住我。这种感觉就像,刘洁要靠踩着我才能完成向上的升迁,我像是刘洁提升阶级过程中的一块垫脚石。这样的情绪给我一种极大的满足感,虽然很不合情理,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填补了我内心的成就感的缺失,刘洁虽然是要把我当成垫脚石往上爬,但我也实实在在的体现了我的价值。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貌似说不通的一种成就感,让我那一刻达到了新的高潮。于是我听话的没有再挣扎,任由刘洁用力的踩着我的脸。
    刘洁看我不再反抗,貌似也很兴奋,将细长的鞋跟插进我嘴里。
    “贱货,给我好好含着!”
    我含着鞋跟不能说话,只能从鼻孔里发出嗯嗯声。刘洁哈哈大笑,骂我是下贱的东西。她骂的越狠,我就越兴奋。她越插越狠,细长的鞋跟不时戳着我嗓子眼,痒痒的,有些想吐的感觉,但我拼命忍着,后来嗓子被戳的有些疼,沉浸在被虐的喜悦中的我也毫不在意,此时就算刘洁把我嗓子戳破,只要她开心,我也会很满足。
    看着我这副贱样,刘洁也有些忘乎所以,鞋跟露在外面的部分越来越少,最后的嘴唇都紧贴在了高跟鞋底部了,但是刘洁的饱满的足跟还是持续发力,向下狠狠的踩。鞋跟前端部分肯定已经戳进了嗓子眼里了,我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身体的本能反应让我双手托起刘洁的脚,接着便是一阵干呕,涕泪横流,顺着嘴角淌出的唾液还带着鲜红的血丝。
    “你没事吧?”刘洁看我这样也吓了一跳,放下腿,欠下身子紧张的问我。
    “没事。。。”我感觉这一刻的刘洁充满母性的光辉,变得格外的温柔。
    我呕一阵,想吐的感觉过去后刚想对刘洁说些什么。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刘洁接起电话。
    “刘洁,你怎么搞的?上周让你发的文件还没有发?”电话里传来我妈的声音。
    “我马上送到下面单位,刚才有事耽搁了。”刘洁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这一刻她身上的母性光辉突然消失了,看得出来她压抑着怒气。不知道她是因为被我妈批评而生气,还是因为我耽误了她的工作。
    这个电话不仅让刘洁想起了工作,也把我拉回了理性的状态。这一刻我再次迷茫了,不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该如何收场。刘洁看我的表情有些古怪,停了数秒后才语气淡淡的说:“怎么?害怕了?”
    我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看刘洁的脸。
    “起来!”刘洁拿开脚,我爬起来,跪在刘洁面前。
    “有了这些照片和录音,你反悔也晚了,想想别人知道你变态的样子,你和你妈以后还有脸生活吗?”刘洁冷漠的说着。
    “我不反悔,我想当你的狗。”事已至此,我明白不管是从理性还是从欲望的角度,我都难逃刘洁的掌控了。
    “真的?”刘洁又问。
    “嗯。。。”
    我用力点头,然后刘洁说:“当我的狗就要听我的话,你能做到吗?”
    “能,我什么都听刘姐的。”
    “那你说,高晓琴是个大贱货!”这一刻我意识到,我的欲望把我拉进了一个无止境的深渊。刘洁对我妈的恨意成为了她虐待我的无尽动力,只要我妈还是她的领导,恐怕我就难逃刘洁的虐待。这一刻我突然产生了抢夺刘洁手机的念头,只要把照片和录音抢过来我就可以全身而退。
    刘洁看我低头不吭声,直接站起来揪住我头发,脱下自己的高跟拖鞋,用拖鞋抽起我的耳光。刘洁一点都没有留手,这些响亮的耳光打在我脸上每一个都格外的痛。这种疼痛让我想起了那些被张悦支配的时光,两个人的身影再次重叠在一起,长久以来对张悦的畏惧瞬间打消了我反抗刘洁的念头,再也提不起抢夺刘洁手机的勇气。刘洁并没有注意到我内心的变化,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抽着我的脸。我有点慌了,看刘洁不抽死我不会停下的势头,突然出声:“奶奶,求求您,贱狗挺不住了。。。”。情急之下,我叫出了过去对张悦的称呼。
    “那你说不说?”
    刘洁揪着头发问我。
    “我。。。”我嗫嚅着。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是刚才的耳光让我内心产生了对刘洁的畏惧感,但我对我妈的尊重仍然让我犹豫着。
    刘洁见我艾艾斯斯的样子又抓起我的头发,举起拖鞋准备抽我耳光,她发狠的眼神把我吓坏了,我抱住她的大腿求她:“奶奶,求求您别打了,我说,我说。。。”
    刘洁不说话,抓着头发冷冷的看我。
    “高晓琴是个大贱货。。。”我脸上挂着泪水,用无比懦弱的语调,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出了刘洁让我骂我妈的那句话。我心里闷闷的,觉得很对起我妈,但是对刘洁的畏惧又让我不敢违逆她。
    揪住头发的手终于松开了,我刚想长出一口气,刘洁一个响亮清脆的耳光又抽在我脸上。
    “别哭丧着脸,笑着,大点声!”
    我被打怕了,为了让刘洁满意,我只好翘起嘴角做出微笑的样子,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句话,满心以为刘洁这次会放过我,可她紧跟着又一个耳光抽在我另一边脸上,力气大的拖鞋都脱手飞了出去。
    “大点声,没听到吗?”刘洁寒着一张脸,那样的表情让我从心底感到害怕。
    “高晓琴是个大贱货!”我几乎是用吼的了,吼完还不忘用力翘起嘴角,生怕刘洁认为我没有笑。
    “去把鞋叼回来。”我知道她又要打我,却不敢拒绝,仿佛受死般的慢慢爬向拖鞋的方向。
    “快点!”刘洁不耐烦的催促,声音不大,但我后背却出了一下子冷汗,像疯狗一样的四肢加快爬向拖鞋,满心期望看在我听话的份上一会儿刘洁能少打我几下。
    “大点声,大点声,大声,大声。。。。。。”
    我用嘴把鞋给刘洁叼回来,刘洁冷漠的接过拖鞋,不停的抽打我的脸,每抽一个耳光都要让我大声把“高晓琴是个大贱货!”这几个字吼出来,吼完之后还得摆出微笑的表情,虽然这微笑在我自己想来一定比哭还难看。我知道刘洁突然变成这样暴虐是因为刚刚的电话,但我只能跪在这一边挨着打一边按照吩咐骂着我妈,骂的多了我也麻木了,没有了最开始的愧疚感,甚至渐渐的开始有些怨恨我妈的电话导致了我的痛苦。
    直到一口气抽了我二十多个耳光,刘洁才娇喘吁吁的走回椅子上坐下。
    “贱货!”她声音透着一股狠劲,我不知道这话是在骂我还是在骂我妈,跪在原地,像死刑犯低头认罪的样子。
    办公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好一会儿,刘洁才有些懒懒的对我说:“滚吧!”。
    我不知道刘洁打算怎么处理之前的照片和录音,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照片和录音要回来。我跪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想求她把照片和录音删掉,她杏核眼一瞪,凶巴巴地看着我说:“让你滚就滚,我还有事没心情搭理你,以后找你要随传随到,否则你知道后果。”
    “是,是。。。”我嗫嚅着应着,心里叹了口气,看来照片和录音是要不回来了。
    “快滚!”刘洁穿上鞋用力踢了我一脚,我抱头鼠窜。
   

    从办公室出来,我心情复杂,既有对未来未知的恐惧,但回想起刚刚的经历又有些隐隐的期待。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我加快脚步回到我在校外租的房子,估计脸快肿起来了。    从刘洁办公室出来,我心情复杂,既有对未来未知的恐惧,但回想起刚刚的经历又有些隐隐的期待。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我加快脚步走回到我在校外租的房子,估计脸快肿起来了。索性选择的偏僻的小路,在这个工作日的下午行人寥寥,加上我刻意低着头形色匆匆,也没有人格外注意我逐渐红肿起来的脸。
    我发现自己总是处于心情复杂的状态,就像张悦出国我上了大学之后就很少回机关家属大院了,一方面是不想回忆起过去那些事,另一方面又是担心勾起对张悦的思念。即对过往的回忆觉得不堪,又忍不住怀念那种极致羞辱的快感,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状态。但是大学宿舍人多眼杂,我又担心自己不小心说梦话说出那些被张悦训练刻在骨子里的那些下贱话语,所以我在大学附近小区租了一个公寓,方便就近上课,也不用回到大院面临对自己内心的煎熬。
    回到公寓之后,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肿的惨不忍睹,可见刘洁内心是有多大的恨意。于是向学校了请了两周假,宅在家里修养生息,另一方面也是思考这件事要如何收场。时间过得很快,在我修养了一周之后红肿基本消退了,但我内心还是被懊恼充斥着,后悔因为一时欲望的膨胀,导致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但这段时间刘洁仿佛完全没发生这件事情一样的安静,没有任何联系,也没发生想象中的被刘洁曝光的可怕事件。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敢主动联系刘洁,只能被动的等待命运或者是刘洁的裁决。
    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该来的还是来了。第二周后,脸上基本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我也回到了大学课堂上着课。在周二的西方经济学的课上,我突然接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彩信,我没想太多,带上耳机点击了播放。但是听了内容之后,我发现自己又是一身冷汗,因为内容正是那天我在意乱情迷状态下对刘洁说的关于张悦的事,原来在那一刻刘洁就已经开始录音了。可是这个号码发了这条短信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我强忍着内心的不安,上完了课就直接拨回过去。
    ”喂“。我本以为这个陌生号码会是刘洁的号码,但对面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这一刻我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刘洁还是把事情公开了,我的人生要毁了。
    “听了录音吧?如果不想这件事被公开出去,今晚5点之前到中心区宜必思酒店1502房间,不许穿衣服,只许在外面套一件大衣。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是刘洁的男朋友,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爷爷。”听着电话里陌生男声的威胁,我却松了一口气,还没公开出去,我只要听她男朋友的话就能保护住这个秘密。
    我无心吃午饭,匆匆回到公寓。脑子里乱乱的等到四点钟,咬咬牙脱了所有衣服套了一件大衣赶往酒店。我没有选择的权利,乖乖地照他的吩咐,准时的站在酒店门口敲门,等了十多分钟,刘洁才与她的男朋友打开房门。刘洁脸上充满狡诡嘲弄的笑意,我低下头不敢接触她们的目光,二人走到我身边,她男朋友一把扯开我的大衣,我抬头望去发现他男朋友比我高了一个头,更加不敢出声了。他一阵大笑,刘洁更是笑得骄纵放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对着他说:“亲爱的,我没骗你吧,咱们的话他不敢不听”。又转过头来对我说:“进来吧,贱货。”
    刘洁与男朋友说说笑笑地走进屋里,我怕被酒店的录像拍下来,哆哆嗦嗦的赶紧跟在他们身后也走了进去,下面却慢慢翘起来了。我猥琐着身子的情形与她男朋友的高大挺拔相比,一种强烈的自卑及恐惧油然而生,我的内心充满了害怕和痛苦。    走进了屋里,刘洁与男朋友坐在沙发上搂在一起亲嘴,刘洁命令我:“把拖鞋拿过来,给我们换。”我立即拿起酒店的一次性拖鞋过去,蹲在地上帮刘洁与她男友脱了鞋,再套上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又把她们换下来的鞋拿到门口放好,回头刘洁与她男友已经吻得难分难解,她男友的手在她性感的身上游走,她的气息开始粗起来,她丢了一个眼色对我说:“去,把你陆爷的皮鞋叼在嘴里,跪过来。”原来她男朋友姓陆。
    我按吩咐叼起陆爷的鞋,跪在她们脚下。刘洁笑着对陆爷说:“怎么样,我们的孙子听话吧?”
    陆爷捏着她的鼻子说:“这么贱的人怎么配做我们的孙子,最多也就是个干孙子,等我用心理学给你训练训练,让他这辈子只能在我们脚下做一条狗,摇尾乞怜。”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比较奇怪,之前一直传闻,刘洁是厅里某位的情人,可眼前这位陆爷倒不像官场的人,没有体制人身上的那种权力的味道。听关键词,难道是心理医生什么的?
    没容我深想,刘洁笑着说:“还不谢谢你陆爷。”
    事到如今我早已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了,听话的说道:“谢谢陆爷。”因为嘴里还叼着陆爷的鞋,一句话说得很模糊,还有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但是他们没有发话,我也不敢把鞋放下。
    刘洁走过来,抬起腿踩着我的头踩到地面上,说:“磕头才有诚意。”
    我顺从的边磕头边说谢谢陆爷。
    陆爷笑着叱道:“好啦,头趴下,不许偷看。”
    我只得趴下头,不敢再看,刘洁命令道:“转过去。”
    我听话地叼着鞋转过身去,几分钟后,身后传来云雨的声音,(各种sm资源加扣1941720593)听得我下面挺得发直,但是不敢转过身去偷看。闻着陆爷的鞋里的酸臭味,我心里一阵悲哀。明明不是同性恋,但是现在竟然叼着一个男人的鞋在兴奋。她们确实很会羞辱人,可能真的很懂心理学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洁说:“好啦,放下鞋,把这些拿出去扔掉。”我转过身去,她指着地板上的几个沾满淫水的纸团和一个沉甸甸的安全套,我卑贱地爬过去捡起了纸团,又把那个装了好多精液的安全套打了个结,一股脑儿奉在手里爬到卫生间丢进了垃圾桶,卧室里传来了刘洁与陆爷阵阵的笑声和窃窃私语。
    其实这些事她们都可以自己做,我明白她们要我做只不过要故意使用我。就像古代的皇帝与妃子情爱后,由太监打扫战场。这强烈的羞辱并没有给我带来委屈,反倒让我的阴茎硬的不行。我正在想要不要在卫生间里偷偷自己释放一下,刘洁随意地披着吊带睡衣走了进来,脸上写满了女人充分满足后的慵懒和娇媚,笑着掀开我的大衣,看到我下边仍竖立坚硬的阴茎,轻蔑地笑了一声说:“你很兴奋吗?”
    我羞得低下头不敢看她,羞惭地点了点头,她笑得更大声,伸脚拨弄着我的阴茎,边嘲谑地瞄着我说:“贱货,想释放吗?”
    我一个激泞,眼睛冒光,急急地抬起头,喉结打滑,血液直往上涌,兴奋得脸都红了,充满渴求地猛点头激动得结结巴巴:“要要,让我射吧,求你让我射吧,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笑得更加放肆,“你真贱死了,出来去床边跪着。”
    我激动地连滚带爬地跪在床边,刘洁伸手拿过床上的两条内裤揉成一团说:“张开嘴。”
    我张开嘴,她把揉成一团的两条内裤塞进我的嘴里,把我的嘴塞得鼓鼓的,笑得她乱颤:“好啦,现在在我们面前表演手淫。”,并伸过脚示意我舔,陆爷在旁边坏笑的没有出声默默观看着。
    我一边舔着刘洁的脚,一边唐突地套弄着阴茎,直到快到高潮射精的时候,陆爷突然出声:“住手!”。虽然我很想射出来,但是听着陆爷严厉的喝止,我不敢继续套弄。
    陆爷拿起手机一阵摆弄,然后递给我。我顺从地定睛朝手机看去,上面正显示一条新闻,是我妈出席某会议的新闻,照片上的妈妈显得意气风发。我正暗自奇怪给我看这个新闻干什么的时候,陆爷说:“看着这张照片,拿起你刘奶奶的鞋,用你最大的力气抽自己的脸,我不说停不许停下来。”
    高潮被强行打断很难受,但看着眼前两人严厉的表情,我不敢不从。只好拿起刘洁的鞋,使劲抽向自己的脸。
    “用力!”刘洁的脸上没有了之前戏谑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残酷的冷漠。
    我心里很害怕,用最大的力气抽自己的脸,抽的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
    “睁开眼睛,看着你妈的照片!”
    我不敢不听话,一边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一边使劲地抽着自己的脸。原本兴奋的阴茎早已经因为痛苦软了下去。直到这样抽了自己半个小时,陆爷才说:“停吧,继续舔你刘奶奶的脚手淫。”
    有了刚才的阴影,我套弄了半天,阴茎才慢慢硬起来。
    刘洁看我进入状态比较慢,吐了一口唾液到我脸上。受到羞辱的刺激,我渐渐来感。为了防止再次被打断,我套弄的速度非常快,想尽快射出来。
    可是仿佛看透了我的内心所想,当我又一次进入喷发的边缘时,陆爷一脚踢开我正套弄阴茎的手。把手机递给我,只说了一个字:“抽!”
    这一刻我突然不受控制的对我妈产生了巨大的恨意,因为她的缘故我不仅不能畅快的释放自己,还要自己抽自己耳光。说来可笑,明明这种情况是因为眼前的这对年轻的情侣造成的,但是我却惧怕地提不起一点恨意,只敢把满腔不能释放的怒意转移到我妈的身上。我突然醒悟这是她们的阴谋,但是内心却一点也不受控。
    就这样,这一夜我不知道多少次进入高潮的边缘,却不得不停下来看着我妈的照片抽自己耳光。后来两个人玩累了,用刘洁的丝袜把我绑着让我以一种非常难受的姿势环抱着马桶跪着。刘洁拿过我的手机打开那条新闻,调成不息屏,放在马桶上我眼前。
    “看着这个,你今天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都是眼前这个人给你造成的,好好替你妈忏悔她的错误吧。”刘洁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管我,和陆爷一起回卧室睡觉去了。
   

    这一夜,我以一种非常难受的姿势嘴里含着两个人的内裤一直跪到天明,明明困得不行,但是因为姿势的难受却不能入眠。直到早上二人过来给我松绑,我仿佛四肢失去了知觉一般地瘫倒在地上。
    两个人没有说话,各自将一泡晨尿撒在我身上,就回去穿好外套准备离开了,临走之前刘洁踢了我阴茎一脚,娇媚地说:“现在你可以释放了。”
    两个人没再说别的直接离开酒店房间,我担心两个人去前台退房,一会儿会有人来收拾房间,所以赶紧挣扎着起来,无奈一夜的跪姿导致血液不畅,动作起来很不顺利,花了好久的时间才穿好衣服,带着一身尿液匆匆离开酒店回到公寓。
    我回到家里休息良久,才掏出两个人的内裤,一边闻着一边想着昨夜的事手淫,疯狂地释放了很多次才觉得满足,然后沉沉睡去。    因为昨夜的痛苦,我回到家里本来想直接睡觉的,但休息良久脑海中刘洁的美脚总挥之不去,无奈掏出两个人的内裤,一边闻着一边想着昨夜的事手淫,疯狂地释放了很多次才觉得满足,然后沉沉睡去。
    这一觉我睡得很久,梦中又回忆起和张悦发生的那些事。仿佛童年生活重新来过,梦里我穿着初中的校服,局促地跪在张悦脚下,痛苦地抉择。这一幕是我内心深处很想忘记的那一段经历,这么多年我都小心翼翼地试图把这段回忆深埋心底。如果不是在梦中,我甚至可以说已经忘记这段回忆了。但不知为什么在梦中,它又卷土重来。
    这是初中时期某天晚上放学后,张悦没有马上离开,我知道她又要玩什么新花样了,看她没动我自然不敢先行回家。等同学都走完了,我看张悦仍然坐在座位上没动,老实地走过去跪在她面前。
    “贱狗,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张悦没有看我,语气平淡的说。
    “贱狗不知。”我乖巧的回答,我当然知道如果回答稍有令张悦不满的地方会换来什么惩罚。
    “是你从一条下贱的狗变成一个更下贱的马桶的日子。”她的话令我无比震惊,可她仿佛只是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
    “能成为奶奶的马桶自然是贱狗的荣幸,贱狗感恩奶奶的大恩大德。”长久以来的顺从,让我即使内心无比震惊,也能脱口说出能令张悦满意的答案。
    “你想多了,你这么贱,我家的马桶比你高贵多了,你怎么有资格和它相提并论?”
    “是,是,贱狗自然不配。。。”我松了口气,难道张悦只是跟我开玩笑?
    “你今天要做的是全校女生的马桶,就是那种肮脏的公共厕所。”张悦的话让我心脏骤然一紧,眼前突然有点发黑,这怎么可能,张悦就算再放肆,也绝对不应该敢把她的所作所为让公众知道啊。
    “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今天说不定就是你的幸运日,把你玩得太脏了我可能就不想要了,你就会像一个肮脏的垃圾一样被我丢弃。”张悦没管我的反应,自顾的说道。
    “爬着跟我来,珍惜我玩你的美好时光吧。”这一刻我好像看到张悦眼里飘过一丝不舍的泪光,但仔细看去好像又是我的幻觉,因为她的眼神还是那么冷漠高贵,不可一世。仿佛我只是她的一件廉价的玩具。
    我惊疑地跟着张悦的脚步跪爬着,脑中思索着张悦的话的含义。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离别的伤感。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跟着张悦到了五层的女厕里。虽然在我的幻想里女厕应该是神圣美好,至少不像男厕那么污秽。但现实的情况却是相反的,女厕里同样充满一股尿骚味。
    张悦随手打开一间格挡的门,指着纸篓对我说:“把里面的东西都吃下去。”
    我定睛看去,里面除了许多沾满女性污秽的擦拭纸外,甚至还有几片暗红色的卫生巾。我一阵反胃,纵然我对张悦的顺从这么多年的调教中已经达到了极端,但这一刻我还是犹豫了。在那一刻的我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知道吗?过几天局里就会召开会议讨论你妈下一步的任命了。”张悦说的我自然知道,我妈为这次的晋级付出了多少努力我是看在眼里的。张悦对我的调教向来是这样的,完全不需要暴力威胁等手段,她只需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以轻易地决定我们母子的以后的生活。在这样的背景下,张悦的话对我来说,高过圣旨。这一刻我有恨,也有怒,我很想站起来告诉张悦老子不奉陪了。可是想起母亲这么多年的努力会因为我而毁于一旦,我退缩了。毁掉一个人的梦想,比杀了一个人更让人痛苦。就算不能为母亲分忧,至少不能拦路。
    我咬咬牙,闭上眼睛,将手伸向纸篓。
    “睁开眼睛!”耳边传来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声音,我大惊地睁眼。张悦的位置此时站的却是刘洁,她拿着一双性感的黑色尖头高跟鞋走过来,疯狂地扇我耳光。
    我痛苦流涕,却跪在原地,看着尖尖的鞋头飞快地飞向我的脸颊,连躲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奇怪的是明明哭的撕心裂肺,脸上却感觉不大丝毫疼痛,来不及惊奇。刘洁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拉到卫生间的隔间里,用脚将我的踩向便池。
   
   
    “舔干净。”我不受控制地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布满厚厚黄色尿碱的便池,不断地将舔到嘴里的污物咽下去,却麻木的感觉不到任何味道。
    等我将原本不堪的便池舔的光洁如新的时候,刘洁蹲了上去,说道:“滚出去跪好,听见一声大便的声音就磕一个头大声叫妈妈。”
    我听话地爬到外面跪好,刘洁关上了格挡的门,片刻后开始有大便落下的声音,我规规矩矩地磕头,并大声喊道妈妈。
    “小华?你在干什么?”我听见有人喊我,转过头看见妈妈站在门口错愕的看着我。    “啊!”我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珠,还好只是噩梦一场。
    我看像窗边,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去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想大概是已经过了傍晚。全身很痛,头也沉沉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叮铃”,这时候手机的屏幕亮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半小时内到你妈办公室,迟到了后果自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们不生产资源,只做资源的搬运工。

tags标签-春满四合院-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