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地址发布 老王说明书 宣传中心
查看: 356|回复: 0
收起左侧

捡了个乞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深夜的香港依旧繁华,饿得走不动的王俪,半趴在一家大酒店的后门!骨瘦如柴的她,连嫖客都不屑看她一眼。
     “咯,咯,咯……”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进。一位妙龄女郎,穿着MRAI的高跟凉拖,手中优雅的往红唇中送着“元祖”的蛋糕!
     王俪用最后一点力气冲到她面前,“给点吃的吧,求你了!”
     女郎吓了一跳:“你干什么?”看着脚前又脏又瘦的“东西”。
     几片蛋糕屑好死不死的飘在女郎鞋边,王俪哪管的那么多,抢上前舔得一干二净。
     女郎的眼神立刻由惊恐变成了然,“又是个大陆人……”一边说一边弯腰把蛋糕塞在脚与鞋的间隙间,“嘬嘬嘬……来吃。”
     王俪何曾吃过这么美味的蛋糕,19岁的她自小吃粗粮长大。眼里全是美味的蛋糕,女郎的脚味成了调味剂,可能在王俪鼻子里,这种气味儿才应该是美味该发出的。
     “晤~~”两个女子同时发出的声音,一个是叉开双腿的,一个是钻在胯下的!
      感受着粉嫩的舌头舔在脚心的感觉,女郎的心理和生理都很惬意,傲然!
      王俪已经绕着女郎的腿转了一圈,但女郎的脚心下还有一块最美味的舔舐不到!
     女郎抬起腿晃了晃,蛋糕掉在地上,王俪抢上前,女郎没意识到王俪还这么有劲!本想踩在蛋糕上的脚,踩到王俪头上!看着在脚下蠕动的“东西”,女郎一脚踩上王俪细长的脖子,弯腰轻问:“好吃吗?”
     王俪满嘴的奶油,下意识的舔舔嘴唇,点点头。
     女郎另一只鞋跟踩上剩下的蛋糕,踩在王俪脖子上的脚一用力,单脚立在王俪脖子上,高跟立刻划出一道红痕。王俪远没吃饱,伸长舌头去够悬在眼前的鞋跟。
     女郎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让王俪吃完,才开始打量脚下的“东西”。
     王俪直到腰际的长发,让她看出是个女人“还饿吗?”女郎问。
     “恩~~~~”
     “愿意跟我走吗?”
“有吃的吗?”王俪受够了饿。
     “咯咯~”女郎掩面一笑,“当然保证你吃饱,但是吃什么,怎么吃由我说了算,你到我家当我的宠物,愿意吗?”
     王俪忙点头。
     透过偶尔路过的车照she来的车灯,女郎看清了王俪那稚嫩的脸,王俪也瞄到女郎华丽的衣装。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对我的话,你要完全顺从,否则我连吃泥巴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知道了吗,小母狗.”
     “知道了。”王俪忙说。
     女郎边从王俪头上下来边说:“以后回答我的话,要加上主人!跪起来!”
     王俪翻身跪好,点点头。看着今后的主人脚上的鞋,那5公分的高跟上还沾着点自己脖子上搓下的泥,王俪才发觉到脖子一阵火热的疼。
     女郎想牵住王俪的头发,却发现太脏了,灵机一动,命令道:"把你的头发绑在我的鞋上!”
     王俪听话的跪趴在女郎右脚边,麻利的在高跟鞋上打个结。
     “左边也绑上!"
      ”恩……主人”王俪想起刚刚女郎的话。
      看到绑好了,女郎抬腿就走。头发被拉住的王俪,立刻跟在女郎身后爬着。
      咯!咯!咯!高跟鞋的声音慢慢在小巷里消失~   
跟着新认的主人,王俪到了她的新家,一个豪华的别墅。从保姆嘴里她听到了:“朱姬小姐回来了,您脚下是什么东西?”保姆惊讶的声音传出。
    朱姬抬起玉足轻踏在王俪的头上,问道:“宝贝狗狗,新家满意吗?"丝毫不理会保姆的话。
    王俪不知道怎么回答,生怕把地板搞脏了,但主人的脚又在自己头上踏着!
    朱姬转头从包里拿出一沓港币塞在保姆手里,她要和自己的狗单独生活,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明天不用来了!”
    “谢谢朱小姐。”保姆拿着足有两个月工资的钱,虽然诧异,但也满心欢喜的走了。
    “宝贝儿,没别人了,来,跟主人来。”朱姬抬起踩在王俪头上的脚。往铺着地毯的大厅走,王俪赶紧跟上。
     朱姬往沙发上一坐,下意识的架起2郎腿,忘记脚下的王俪头发还缠在高跟鞋上。
     “啊~~~~!”头发被绞的王俪发出痛苦的叫声,下意识的往朱姬脚下钻!
     “乖狗狗,弄疼你了,妈妈疼你,不哭~”朱姬略带歉意的摸摸王俪的小脑袋,也不管脏不脏了!王俪听到朱姬的那声“妈妈”,失去双亲的她已经很久没人对她这么温柔了,嘴里喊着“妈妈”,怕搞脏朱姬的鞋,拿脸蛋蹭了蹭朱姬的鞋。
      朱姬感受到脚下女孩的眷恋和依顺,但出生贵族的她不想养只像狗的女儿,她要的是像女儿的狗.心一狠,踩在女孩的脸上,命令道:“以后叫我妈妈,但是别忘了自己是妈妈脚下的一条狗,狗只有服从,没有撒娇!”踏了踏女孩的脸蛋,“给妈妈脱鞋!”
      女孩顺从而知趣的用嘴颤抖的叼下朱姬精致的高跟脱鞋,鞋依然被头发绑着,垂在女孩的胸前。
      朱姬很满意的看着这个造型,说:“恩,我的狗狗真漂亮!”一边轻笑。
      女孩对朱姬的夸奖而高兴的笑了,朱姬温柔的命令道:“去把妈妈的拖鞋叼过来”
      王俪很想去叼,但是刚来的她怎么知道“妈妈”的拖鞋在哪,带着茫然的目光看着朱姬。
      “妈妈,你的拖鞋,我不知道……”
       朱姬看着脚边小狗的糗样,深知她的纯洁和忠心。看着她的目光有不忍又有满意。
       “没用的狗”朱姬调整心态,给了王俪一巴掌。“去门口找!”
       女孩连滚带爬的去了门口,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高跟鞋慌了。她闭着眼睛,闻着垂在胸前的鞋子,那么虔诚,怀着忐忑的心,叼了一双味道最相近的凉拖爬回朱姬脚下。
       “恩,狗狗真聪明”朱姬伸出玉足想拍拍女孩的脸蛋,一看到满脸是泥的脸,又收回了。“妈妈的鞋全是紫色的高跟鞋,记住了吗?”
        “记住了,妈妈”
“来,妈妈带你洗澡去”说完朱姬站起来,跨过女孩的身体,往楼上走。王俪顺从的跟在后面爬,在厚厚的地毯上爬着,王俪已经喜欢上这个家了。
粗见偌大的浴室,王俪感到很尴尬,因为自己极脏的手在洁白的瓷砖上印出一个个手印。看到一个白色桶状的东西,王俪趴上去看,心想,香港就是不一样,水井都用白砖搭,真干净!刚想凑进去喝水,朱姬回头一看,踢了她一脚。
      “贱狗,马桶的水也喝!”
王俪吓得趴在地上,调在胸前的鞋正好在她面前,王俪把脸埋在里面,觉得这里很安全!
朱姬皱着眉头,脱下内裤,放下马桶的坐垫,坐上去小解,王俪不敢抬头,但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往朱姬脚上蹭。
朱姬又好气又好笑,尿完擦干净,站起身边脱衣服边笑骂:“现在可以喝了”她以为女孩这下知道这是方便的地方了,该不会再来找水喝了。
王俪却以为朱姬在下命令,加上吃了蛋糕,真的有点渴了,忙凑上去,钻到马桶里喝“水”!
朱姬脱完衣服,回头一看,异样的感觉立刻充满全身!居然有人喝自己的尿,此刻却忘了阻止!但她真的没有一丝不高兴,反而觉得从自己体内流出来的东西对自己的狗来说,确实比水要高贵得多。
王俪喝足了,抬起头来,鼻尖还残存着一滴尿液,在浴室的光照下,闪着妖艳的黄色,摇摇欲坠~
朱姬闪烁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宠物,问道:“好喝吗,狗狗”
女孩伸出舌头,接住鼻尖那滴坠下的“琼浆”,点头:“妈妈的,狗狗都喜欢”
朱姬满意的笑道:“那以后妈妈的尿都给女儿喝好不好?”
女孩满心都是怎么让“妈妈”满意,乖巧的点着头,调在胸前的鞋子一阵晃动。让朱姬一阵得意。
       “来,妈妈给狗狗洗澡。把鞋子解下来,舔干净,鞋底不要舔,用水洗。”朱姬吩咐着。女孩跟在朱姬后面,爬进浴池,看到“妈妈”张开的双腿,巧妙的钻进去。
看着胯下的狗,朱姬一阵好笑:“笨女儿,先把衣服脱掉”
朱姬清洗着王俪的背部,像极了清洗马鞍的女骑士,女孩跪趴着舔舐那双名贵的高跟鞋。
两具女体在浴室中相间,连接点是屁股和背部,朱姬在脚上涂好洗发露,揉搓着女孩的长发,感受黑丝在脚趾间的流动。
一举三得,即给王俪洗了头发,又清洗了朱姬的脚,冲洗下的泡沫给舔鞋的女孩不少帮助。
        “妈妈,干净了”女孩显然还想为朱姬做点什么,提醒着背上的骑手。
朱姬优雅的站起来,看着回头的狗,满嘴的泡沫,私处一阵涌动,“乖狗狗,舔妈妈这里”
女孩听话的凑上前,单纯的舔舐着朱姬的毛发,但已经让朱姬悸动不已。伸手撑开密处,揽着胯下的脑袋,急促的吩咐:“贱母狗,往里伸!”恨不得把胯下的脑袋揉进体内……
高潮前的无力让朱姬猛然往前冲,胯下的女孩立刻跪直,死死的顶住下坠的朱姬。朱姬下意识的夹紧胯下之物。高仰的脑后无靠让女孩仰得很痛苦,但她死死的撑住”妈妈“的身体。
         “啊~~~~~~哦!”在一声短促的妙音中,朱姬泄身了。
缓缓的起身,低头看见连接在母狗脸上和自己胯下的丝丝晶线,朱姬温柔道:“宝贝儿,把头靠在浴池的边缘,不用跪了,坐着!”女孩觉得“妈妈”很疼自己,知道仰着头很累。更心甘情愿的伺候着朱姬。
          “恩,妈妈”
朱姬甩掉脚上的凉拖,踩上女孩的大腿,对准女孩的嘴唇坐下去“舔,宝贝儿。”
给王俪因为上仰可能进水的耳朵带上浴帽,朱姬开始冲洗身体,从未受过刺激的后庭传来如波快感,让朱姬手上的淋浴头几次脱手。
心理和生理的刺激让朱姬第二次泄身了,她把jing ye涂满王俪的脸蛋和胸部。女孩对这种带有妈妈特殊味道的浴液非常喜欢,时不时的伸舌头舔舔嘴唇。
满足的朱姬细心的给“女儿”清洗,浑身涂满沐浴露的王俪从没这么开心过,欢快的在朱姬胯下钻来钻去,时不时的凑上小脑袋亲吻“妈妈”的私处,让朱姬一阵嗔怪“小贱狗~”
最后这个荒唐又温馨的洗浴在“女儿”咕咕的肚子声中结束了。
     朱姬皱着眉头看着王俪脱下的那身脏衣服,王俪裸露着脸红的趴在后面。朱姬用鞋跟挑起脏衣服——其实就只有一件上衣和一条裤子。却忘了这是在浴室,脚下一滑,王俪尚未反应过来,朱姬已经一屁股坐下来。两“母女”摔在一起,朱姬吓一跳,低头一看屁股下的王俪疼的直哼哼!朱姬小心的站起来,轻声问:
     “宝贝,摔疼没?妈给你揉揉”王俪委屈的说:“妈妈,背上好疼~”闪烁的眼泪滴在地板上。
      朱姬心疼的轻抖掉凉高跟鞋,用大脚趾摸掉女孩的眼泪,“宝贝不哭,妈给你揉揉!”边说边轻踩女孩的背!
      “妈妈,好多了,”王俪怕“妈妈”再摔倒,忙说“不疼了!”边说边爬起身,叼起鞋子给朱姬套上!现在的王俪已经完全把朱姬当妈妈,在朱姬身上她找到了从小就失去的母爱。虽然这母爱有些变态,但王俪很满足!
       朱姬看着脚边的开始主动伺候自己的女孩,不禁笑了出来,更坚定了要养着这条小母狗!
       “妈妈,您把衣服挑起来,再骑在女儿身上,就不会摔倒了!”王俪伸着脑袋往朱姬两腿间钻。
       朱姬点点头,坐在裸露的王俪背上,挑着衣服的美腿架在“女儿”的头上。
       “宝贝儿,去垃圾桶!”王俪驮着朱姬,爬的很稳,从楼上爬下来,朱姬甚至有点担心,但王俪倒着下阶梯,丝毫没有颠簸和危险。
       朱姬骑的很舒服,兴奋的她命令跨下的小马:“狗狗,快!再快点!”
        “是,妈妈!”在厚厚的地毯上爬,爬再快都不会疼,王俪很轻松的加速。
“左转,直走,恩,前面第3个房间。”扔完衣服,朱姬指挥着狗狗往厨房的冰箱爬去。
         女骑士为她的小马拿了两瓶牛奶,一些起司蛋糕,还有一碟蔬菜沙拉。骑着女孩回到客厅,把吃的放在桌子上。优然下马,俯视着女孩:“狗狗坐着吃,妈妈去给你找衣服”女孩急点头,她实在是饿坏了!
         目送朱姬上楼,女孩爬起身,脚上一麻,长时间的膝行让她站不起来。只好探身把食物端到地上,一顿狼吞虎咽。但起司蛋糕始终感觉没有在朱姬脚下吃的那么好吃!
         朱姬从楼上优雅的走下,23岁的她还存着很多以前不穿的衣服,显然都是名牌。她打算把“女儿”好好打扮一下。看着坐在地上胡塞乱塞的王俪,又好气又好笑!把衣服放在桌上,拉了张椅子坐下。看到牛奶喝完了,沙拉也吃完了,唯独起司只咬了2口就放在盘子里。不禁奇怪的问:“宝贝儿,蛋糕不好吃吗?”
          女孩委屈摇头的说:“没妈妈脚下的好吃,不想吃。”
          朱姬笑道:“还会挑食了,来,妈妈喂你!”说完,伸脚过去。
          女孩兴奋的咬起蛋糕塞在朱姬的脚和鞋间,闻着朱姬脚香,王俪觉得这样才好吃。
          “小贱狗,”朱姬怜爱的看着在脚下忙得团团转的女孩。
           王俪舔干净了最后一点奶油,还意犹未尽的把舌头伸到朱姬的脚底,朱姬轻踩着脚底的柔荑,问。
           “吃饱了吗,宝贝?”王俪抬起头:“恩,吃饱了,妈妈"
           看着小贱狗一脸的奶油,朱姬脱下刚穿上的丝绸内裤,细心的擦拭着。王俪仰头享受妈妈的疼爱。
           “宝贝,含着!”擦干净后,朱姬把内裤揉成团让王俪含着,王俪乖巧的张嘴包住名贵的内裤。“以后,这就是宝贝的餐布了!
           王俪点点头。
           朱姬有点累了,拿起桌上的衣服:“趴好,当妈妈的小马,妈妈带你去楼上打扮打扮”
   朱姬原本就是香港出名的造型师,此时打量着王俪--瘦弱的身躯却S型明显,这种身材太棒了!还有那乌黑修长的头发,那是朱姬的最爱,缰绳都能省下了。
   “宝贝儿,为了你舒适的爬行,连衣裙就不要了,以后你很少站起来,不带束胸也不用担心胸部下垂,缩腰的衣服或者腰带会让你呼吸不顺!看看还剩什么!”朱姬在她那一堆衣服里挑选着.拿出一条带着宽腰带的短裙,及膝的彩袜,露脐无袖衬衣。
   “来,穿上让妈妈看看!”朱姬把衣服放在地上。王俪一直趴着,此时都不知道怎么穿衣服了,一眼委屈的看着“妈妈”。
   “小贱狗,”朱姬笑骂。“坐着穿!”说着跨过王俪的头顶,坐在她背后,“妈妈给你梳辫子。”……
镜子里,高高在上的朱姬穿着紫色短连衣裙,正坐在王俪的背上玩弄着她的头发--后面被梳出两个流苏马尾的辫子披在衣服外,剩下的被卷到衣领里,透过薄薄的衬衣可以看到缕缕黑丝,凭添诱惑!这两个辫子是朱姬的妙想,骑马时能当缰绳用,遛狗时2合1能当狗链用,不想牵的时候,又能分别绑在鞋跟上,实在方便。
    此时的王俪看着自己,本就瘦弱的她此时打扮的楚楚可怜,就连微笑都让人不禁怜惜!配上骑在背上的朱姬,连王俪自己都觉得下面已经湿透--太诱人的景象了!
   “女儿,满意妈妈替你打扮的吗?”朱姬低头看着镜子里王俪的眼睛,微笑了。她知道这女孩很满意,满意的甚至有些过分!
    王俪在朱姬的注视下,回过头。看着骑在背上大她6岁的天之骄女,
   “谢谢妈妈!”
   “乖宝贝,”朱姬宠溺的搡了搡“女儿”的头发“带妈妈去床上。”
    王俪顺从的爬向床边,朱姬用高跟鞋跟勾住她腰上垂下的宽腰带,脚一放松,稳稳的驾驭着这温顺的小马。
    待得王俪靠到床边,正想着怎么让“妈妈”上床,朱姬命令道:“弓起腰!”
    王俪本能反应的弓起小蛮腰,朱姬脚下用力,踏着脚下的宽腰带直立起来,王俪瞬间觉得腰部一紧,还好朱姬立刻坐上床。
    “小贱狗真棒,妈妈还以为你撑不住呢!”朱姬高兴的说。
    王俪微笑不语,凑上前用头轻轻摩擦朱姬的双腿。朱姬享受着双腿间女孩的撒娇,倒在床上。没穿内裤的她,藏在直筒连衣裙里的私处正对着双腿间的王俪。那红粉色的肥唇一张一合的,阵阵沐浴乳的香味钻进王俪的鼻子,鬼使神差的让她慢慢往上凑!朱姬太累了,并未发觉胯间的异动!直到……
同样美妙的双唇叠在一起,两个曼妙的身躯同时一震,王俪的香津与朱姬的蜜汁混在一起侵蚀着王俪的舌头,再缓缓滑入嘴中!
    刚在浴室泄过身的朱姬似乎抵挡不住尿液的溢出,急羞的她可不想弄的满床骚味儿,即便是自己的。双腿用力夹住胯下的脑袋,颤声道:“乖乖,把妈妈的尿吸干净,不许溢出来!”
    接到圣旨的王俪急忙用力的吸食着,舌头一边挡住急流的尿液,一边来回的往喉咙里送着琼汁!比马桶里的更醇,更新鲜,她想。
    第一次吮吸完美的结束了!朱姬干爽的下身让她很高兴,长宽都是4米的床能满足任何睡姿!
   朱姬拍拍床,高兴地对还在她裙底清理着的小狗说:“宝贝儿,今天奖励你含着妈妈的脚趾跟妈妈一起睡!”
   王俪含着尚未咽下的混合液体,娇声而又含糊却带着喜悦的说:“真的?”
   朱姬闻声娇笑:“当然是真的,不过先去把你的小嘴洗干净!”边说边拉着“女儿”的辫子把她从胯下拉出。
   “小脏狗,”朱姬掩嘴轻笑。
    王俪回头看着背后镜子里的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原来靠得太紧,钻的太深,两根长长的yin mao分别粘在嘴和脸上!羞得王俪赶紧爬向楼上的浴室!留下朱姬满意的看着娇小的身躯浅笑--这才是她要的小狗似的女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们不生产资源,只做资源的搬运工。

tags标签-春满四合院-AvGood-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