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发布 老王说明书 宣传中心
1、标题以后请不要填写大小,下载方式之类的信息了,这些会自动生成,只用大概描述下资源内容或者直接小说标题就行了。示例:少年阿兵的故事

2、禁止从合集拆卖小说,一经发现刷屏,立刻封号全删。

3、禁止重复!常见的小说,发帖前请搜索,否则重复删帖并扣除所得币。

4、解压密码不说清楚被删帖和封号的后果自负,上传了解压密码截屏被乱举报或评论的,举报者也会被禁言

发帖售价及其他规定请【站务板块】查看详情
查看: 2874|回复: 0
收起左侧

[古典武侠玄幻] [转载搬运] 【墨玉麒麟传】 作者:STURMGEIST [已完结 1-247完结][附件下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9-21 18: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信息分类
来源: 转载搬运
下载方式: 附件下载
资源大小: 2.6M
更新状态: 已完结
章节范围: 1-247完结
文章作者: STURMGEIST
解压密码: -
解压软件: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终于将所有麻烦除去,平静下来的李翰林白天便带着众女去腾龙城玩,将自己没见过没吃过没玩过的东西都体验了个遍。4 D/ D2 @' J" i9 @# }
  而晚上,李翰林回到皇宫,便是不知羞耻的无遮大会,反正周围都是唐夕瑶的人,自然知趣的退的远远地。而李翰林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将每个女人的花宫用自己的精液注满,当然她们都服食了避孕汤药,在李翰林痛痛快快内射的时候又能保证不会意外诞生一个新生命。要是孩子太多,哪怕众女精力再好,也无暇顾及了,更没有与李翰林玩乐的机会。; C3 a3 q" Y' B( ^9 Z" F
  说实话,这段时间才是李翰林最快乐的时候,只有为所欲为的自己和自己的女人们在一起的的时光。5 T6 h0 b. h3 M. g; W: K3 T5 T# a
  顺便的,花药仙子还不急着回去,她带来的人还在城内免费为老百姓治病开药,又将原来隶属于神农教的医馆欠下的各种药材补齐,留了许多方子,深得百姓称赞。这个时候,李翰林便让夏婕曦给王紫菱和罗嘉怡检查一下阴房花宫。5 _* M& I3 N' O  [& U0 F
  「来,圣女姐姐,把腿张开,我得仔细瞧一下。」「好的。」王紫菱坐在一张特制的椅子上,椅子的把手已经变成了左右两个架托,患者只需要将腿放在上面就能让医生仔细检查。夏婕曦凑到她的腿间,双手小心翼翼的分开王紫菱的蜜肉,又催动自己的能力,花药仙子的双眸一下子变成了金色。
3 K7 i+ S6 t( l$ m  稍稍目视了一会儿,夏婕曦便撤去了能力。
6 y7 s5 R" {) W/ B4 u, Y8 T  「怎么样了,紫菱和嘉怡,以后还能……」
% |. Z' b4 D! z0 a, [& E  夏婕曦摇摇头:「和嘉怡姐姐一样,骨骼、血脉、经络都没有问题,脏器还有些虚,武功可以由日常练习重新捡起来。但受孕很难,之前合欢宗的诊断确实如此,两位姐姐的宫壁都太薄了。当然日常交合自然是没有问题,如果受孕,可能会对她们的身体有更大的损伤。」王紫菱从椅子上站起来,与身旁等待的罗嘉怡一起扑在李翰林怀里:「对不起,翰林,是我们……」两人的眼角都沁出泪珠来。
$ X3 t$ ~1 j9 ]  「这本就是我的错,若是小爷没那么莽,哪会让你们吃那么多苦!你们怀不上也没关系,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在我身边就行了!别哭了,再哭就变成了两只小花猫了!」李翰林在两女脸颊上各香了一口,这才让她们破涕为笑。. y% `7 @' |' G2 r
  「无论如何,多谢仙子!」  {! u! C, [3 f; l
  说到这里,夏婕曦的脸也有些红,唐夕瑶为她们定制了一张巨大的床,足够十二个人躺在上面。晚上的无遮大会,李翰林总要拉上自己一起,无论摆成什么姿势他都毫不在意,不仅痛痛快快和李翰林交合,甚至情动之时还放出自己的藤蔓深深钻入到众女的前后肉穴中。每一次无遮大会只要夏婕曦加入进来,仿佛就是群魔乱舞,当然有了藤蔓的肆意玩弄,在加上李翰林的疯狂抽插,每一次她们的身心都非常满足。
% {1 }, T: T& A8 K: F- G# G  自己到底是李翰林的什么呢,妻子还是情人?不得不说回魂奇药这样高傲的物种,连合欢花都要看低三分的,难得的让这个身心只有十六岁的少女没有受到太大的头脑冲击。
# F7 m* |6 C- J9 M9 @3 x. s  算了,就这样吧,她只需要知道李翰林很强大就可以了。0 S1 Q3 k2 Q! k% C
  等李翰林温存了一会儿,一男三女走出了房间。外面是一处四面都有屋子的回型院落,这一处是唐夕瑶在皇城中特地给李翰林开辟的,房间的正对面就是皇帝的寝宫,方便李翰林夜夜去临幸她们。
" H$ i% p1 q2 l  而外面则是等待消息的众女们,以及准备提前离开的孟行雨和叶流霜。她们两个是其中面皮最薄的,也是最早推辞准备回到天女门的,一来就是天女门准备重新开山收徒,掌门与天门圣女都得坐镇其中,更何况两人久久不在,门中的事物以及积压了许久等待她们处理。: ]! |* j; m4 |$ L2 |: e
  二来,孟行雨和叶流霜是在是承受不住李翰林夜夜带她们一同剥净衣服,在寝宫的大床上面一同赤裸相对,尤其是和自己女儿一起的时候。李翰林似乎很喜欢将唐夕瑶和孟行雨摆在一起,不仅能肏到天女门的冰山掌门,更可以肏到她当皇帝的女儿。每当唐夕瑶翻开双腿被李翰林压在身下的时候,孟行雨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2 `; C- J2 T8 t! e: N. H
  「儿子……夏仙子,紫菱和嘉怡……」
: U' L* \( U* H: A9 }, Y+ G7 `, E  虽然李翰林脸上挂着笑意,但身为母亲的薛雨晴依旧看出了端倪。见李翰林与夏婕曦轻轻摇了摇头,薛雨晴就大概知道了七七八八。
1 p5 n8 W- `7 d- C5 q. x. ~% p& Q  「母亲,儿子不强求她们能够生养,其实儿子有她们在身边,就心满意足了。」薛雨晴与谢雨荷相视一眼,俱露出笑意。+ W" ~# [+ k# S9 e, ]1 T+ {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v# p  j' I0 A3 k2 p$ |1 M! q
  李翰林越过薛雨晴的肩膀,孟行雨与叶流霜两个冰山美人身背包袱与佩剑,正灼灼的看着自己,一旁则是紧握着孟行雨手臂的唐夕瑶,少女皇帝的手上拿着一块长方形的物体,但被布罩遮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8 ~; }- d, @1 U2 V2 K3 J' o9 o; }
  「那么快就要走了么,不留下来再玩几天?」0 f, s0 {4 S) |0 H
  孟行雨自然知道「玩」是什么意思,暗自啐了一口,脸腾的又红了。自己女儿能拉下脸来与自己共同服侍一个男人,可自己是真的拉不下脸来。( S1 p9 n6 @4 u. F
  「天女门最近挤压的事情太多,须得我们去做主拍板,更何况门中要重开山门招收弟子,若本座不去坐镇,怕是又要出乱子。」「但不管怎么样,翰林,谢谢你。」孟行雨又恢复了往日清冷高傲的样子,她向前两步,轻轻的抱住李翰林,让李翰林再次能嗅到天女门掌门的怀中体香,更让这尊冰山带着些许炙热的柔情。+ i8 P) D# q$ k3 g7 ^1 Z
  恐怕孟行雨自己也不会想到,她这尊冰山,经过这近一个月灼热阳精的洗礼,已经有了些许融化的迹象。" g) y+ ]8 V# E8 g4 I! C
  「珍重,如果有什么困难,可去麒麟门找我。」孟行雨颇有深意的看了李翰林一眼,又抚摸了一下唐夕瑶的脑袋,这才放心离去。偏门吱呀一声打开,随着两道雪白的身影穿过,又被紧紧关上。: A) `' F2 {) P$ n: J* e! d. u
  「翰林,青月村的原址我已经差人推平在上面重建,一些搜罗到的尸骨已经在附近厚葬,你父亲的坟也已经修缮完毕,近期就可以搬过去了……还有这个,快夸夸我!」这块木板非常沉重,但是对于自持武功的少女皇帝来说根本不在话下。李翰林接过这块木板,揭开布罩,里面赫然是「麒麟门」的匾额,黑漆描金,笔画苍劲,根本不像是女孩子写出来的字,下面则是天凤帝御笔与御用大印,整块匾额用料考究,做工十分精美。
. H  C' U1 O& S. ?2 P  「字真好看,不像小爷的字,写的和狗爬一样。」「嘻嘻!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搬过去啊!」「诶,要是小爷搬过去了,你寂寞了怎么办,万一你去找男宠怎么办?」「找你个大头!喂!你不要把朕想的那么不堪!要是朕想你的话,朕难道就不能微服私访么?一个月来一次怎么样,如果过年过节就日子留长点,好嘛?」「好了好了,开玩笑!」李翰林笑嘻嘻的答道:「那到时候你可要被我肏的下不了床!」「那就定了,各位,我们不如明日就搬过去吧,能收拾的东西其实也不多,今天晚上我们就在床上大战一场以作纪念好了!」此话一出,众女纷纷脸红,像唐夕瑶更是心里大骂李翰林不要脸,不过事已如此,在这地方,还是李翰林说了算,今晚一过她们也免不了腰酸腿软了。
' j3 [8 G& s  a  ——! H5 T  D( A7 S+ O& d7 O: p& u
  十日后,麒麟门。
# M( w: h/ \" i. B  L  P; u. n  原来的青月村遗留的破墙都被推倒重建,天凤帝下旨在这里重建麒麟门,杨天锦听闻贤弟要重修门派,索性亲自为麒麟门设计了品字形的院落规划,在满足居住的情况下,又能承担一部分门派的功能。当然了,李翰林目前只是开宗立派,还没有收弟子的打算。2 `8 K$ o* A' C7 ]) z
  夏婕曦与谢雨荷一齐在麒麟门住了三天,而后也分别离去。她们得分别处理没在门派时候的一大堆事情,不能陪伴李翰林太久。不过谢雨荷倒是让王紫菱和罗嘉怡留下,帮忙照顾谢雨荷留下的孩子。谢雨荷可不想自己的孩子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阳光下快快乐乐的成长。
. g# w' ?+ y* V( S  虽然王紫菱再也没办法当上圣女,但罗嘉怡少主之位还是让谢雨荷给恢复了,就这样两人也高兴了好几天。
9 Q0 \* H7 x' r" Z' v( r  李翰林坐在掌门专用的书房内,查看着一封一封的信件。书房外面,满是小孩子银铃一般的笑声,合欢宗内众女给李翰林生下的孩子都被送到了这里,薛雨晴难得高兴一下,享受下三世同堂的乐趣。金蚕门的事物暂时交给高影负责,门内的生肉和毛皮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她还能稍稍清闲一下。
$ [7 D3 b4 v6 W! C: a/ I  「李柯汝、李沐汐、李昊、李奕……慢点,小崽子!奶奶都抱不过来了……诶呀不要扯奶奶头发!紫菱,嘉怡赶紧过来帮我一下!」「来了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屋外的王紫菱开始唱起童谣来,罗嘉怡与薛雨晴则帮忙打着拍子。不多时屋外乱哄哄的、满地乱爬的孩子们就一齐唱起童谣来。
4 U/ Y' G3 `  ]* c( a9 M8 ^  紫菱和嘉怡虽然自己暂时无法生养,可是一看到李翰林的其他孩子,母爱的本能便开始泛滥。" J% P/ P+ m3 ~8 n) Q5 v
  李翰林喝下面前的茶水,小心的拆开第一封信。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封信是从草原寄来的,落款是那个许久不见的「钢棍驼龙」乌瑟曼。6 Q8 q; D+ l9 r9 ]1 R2 w8 R' [. P
  ——( W/ v; w( ]* R! _5 _1 a% j
  金狼一族已经灭亡,余下之人除了少数逃亡极西之地以外,几乎全数投进了黑狼王麾下,黑狼族的规模一下子膨胀了几倍。再因为解决了尸人的问题,得以与中州通商,黑狼王的日子好得不得了,他的部族根本不需要打仗,只需要让牛羊和肉类增产。正所谓饱食思淫欲,于是乎黑狼王听信了族内人的话,使了些手段将眼馋了许久的乌瑟曼给搞上了床。
, E* F% R9 P1 s  不出意外的,第二天黑狼王就挨了乌瑟曼的打,还是拿着钢棍在狼将面前当众殴打黑狼王。这还了得,当众与黑狼王斗殴那可是死罪!可黑狼王却不还手,一边求饶一边挨揍更是让狼将想不明白。! X( a6 X- F) G9 Q3 X
  我那个英勇无比的黑狼王到哪里去了?# R, q) I* B+ e& j0 U# Q% q4 _
  于是乎黑狼王怕乌瑟曼的事迹就传开了,变成了黑狼族的狼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之一。
# i( x/ E: M: Q; Z9 r  「你这死黑毛,竟敢骗奸老娘!还把老娘肚子给搞大了!妈了个巴子!」「诶呀!夫人!姑奶奶!老祖宗!你就饶了本王吧,你看那么多人……」乌瑟曼挺着大肚子,手里拿着那根钢棍,看着面前下跪认错的黑狼王就气不打一处来。其实她也知道黑狼王是真的喜欢她,对她百依百顺,可是每次乌瑟曼想要揍他的时候,他就跪下来求饶,让其它族人看笑话。& m, E* {7 s  w+ ~
  真是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
& O4 x2 l0 g/ D# l0 A/ X' N# Z  「当了狼王,怎么连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你那一夜骗奸老娘的本事到哪里去了?我他妈……我……肚子好疼……」黑狼王见乌瑟曼软软的倒了下去,急忙扑过去扶住自己的夫人,一见她的裤子以下都是湿痕,手一摸全都是腥味!
/ y" f! S; m/ p" J# d: P( I  「羊水破了!赶紧给本王来人,找两个会生产的来,快去!」然后黑狼族内又出了个大笑话:乌瑟曼一气之下给黑狼王生下了三个狼崽。) l/ i0 ]! U0 W  e7 L* f
  ——
5 R! F  O6 U' y  李翰林笑了笑,将乌瑟曼的信折好放在一旁,又拆开另一封信,这封信是从荒漠金光城寄过来的,落款则是冲云楼目前职位最高的人飞鹰。! I$ S4 Z7 ^# z  U; }
  金光城似乎发生了巨大的人事变动,因为达拉尼洛泱迟迟未归,金光城派人去中州寻找,却正好见到达拉尼被绑上木驴游街的情形。狂怒之下那人八百里加急赶回了金光城,将消息带了回去。  D) ]+ t" X( R8 @' g3 o6 b" e1 s
  但恐怕连洛泱也不会想到,金光军在这个时候分裂成两派,以桑吉为主的一派不建议出兵,并且达拉尼已经留下了「原子」,他就是将来的金光大法王。而另一派则认为中州扣下达拉尼又用骑木驴这样的刑罚加以侮辱,着实是对金光城的挑衅,应当出兵中州,杀他个片甲不留。2 F! x6 \. `  k1 @' X. m7 z6 s9 ?
  两方不和的结果是金光城打了三天的内战。0 {4 Y7 f) l! Z* N
  金光军的巴图主帅这次却坚定的站在大总管桑吉这里,使得这场内战用了三天就偃旗息鼓,借此金光军撤换了不少将领,金光城也没法乱起来,同时让中州也避免了外来的兵祸。目前金光城暂时由桑吉主内,巴图主外,至于那个「原子」已经交给原来洛泱的贴身侍女米娜抚养。还有那几个被洛泱救来,在米娜身边做事的孩子,也被安排成了「原子」将来的明妃。
6 c) J$ z) D2 e0 f2 o0 K  但为什么巴图主帅站在桑吉这里,飞鹰就不知道了,他只能私下猜测巴图根本看不惯这个中州出来的达拉尼吧。" l5 x% o4 Z, J1 I
  「什么金光城,什么达拉尼。到头来都是一场空,还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李翰林将信折好,又忙不迭的拆开第三封信,却是从百花门寄来的,里面描述的是洛泱的情况,已经金蚕门目前的财务状况,落款则是百花门掌门高影。李翰林作为金蚕门少主自然有义务了解金蚕门的情况。
+ [( m- r8 N. l  「母亲居然将许多金蚕门的事物交给百花门打理,看来母亲是真的信得过百花门。」——$ h2 m; G$ {0 k8 H& U
  高影终究是食言了,自合欢宗地下洞窟那次与金蚕的乱交,百花门自上到下无不都成为了金蚕的「种女」,实际上金蚕门与百花门早已并为一体,洛泱自然也被带进了百花门中。虽然百花门人在外还是一切照常,但谁也不会知道她们的整齐宫装下是没有穿亵裤的,人人眼眸中都是绿芒,显然早就已经被金蚕奸的服服帖帖,习以为常了。
5 F" Y2 e3 R, Y1 q) O% @. Z  百花谷中的金蚕数量时常保持着稳定的数目,只要金蚕有相关产卵的需求,它们就会飞掠下来寻找愿意交配的百花门人,就连高级弟子和掌门也不例外。路边的树丛中时常发出挠人心房的呻吟,只需要扒开树丛就可以看到光着屁股、分开大腿与金蚕肆意交配的百花门人,还有被她们随意产在路边,已经风干的金蚕卵囊。
( z8 \9 I; h- Y3 H3 K) z% @4 j  一处地下洞窟中,时不时有穿着宫装的百花门弟子进进出出,只不过进到这里的百花门人都得脱去宫装,只留下身前遮不住双乳的肚兜,并且光着白花花的屁股才可以。这片洞窟是专门给金蚕王开凿的,足够它在里面活动,同时百花门还有足够的女人可以供给它交配产卵。
( ]' ], y& n! P6 F4 V" n7 y; _  不过这段时间,只有一个女人是给金蚕王专属的,那就是洛泱。此刻的洛泱发髻被临时扎了起来防止松开,眼部带着眼罩,口中塞着口塞球,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声。她以狗爬的姿势跪在地上,浑身都被贴身的黑鲛鱼皮制成的紧身皮衣所包裹,又轻又薄但却难以损坏,十分贴身的鲛鱼皮连乳尖的凸起都能清楚的表现出来。洛泱的双手也一样戴上的无法通过自己摘取的鲛鱼皮手套,玉足上也是一样的鲛鱼皮长靴,只不过她的四肢根本没法动弹,因为手腕脚腕都被铁链锁在地面上。
. Z! o* ~5 g) @  鲛鱼皮已经被抛光过,在洞窟中的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而更加显眼的则是洛泱的腿间,那一块没有鲛鱼皮覆盖,她的前穴与后庭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若是有人想要从后面奸淫她,她根本无法反抗。
  M* p) @. s6 [' j$ g  「就是她?」
! |: r1 a4 _) j! B/ w" ~  薛茹月身着素白薄纱,里面干脆什么也不穿,手持鞭子看着这个被鲛鱼皮包裹的女人。由于薛雨晴已经断了对于李翰林的念想,又经常与金蚕打交道,自然被薛茹月调到此处,专门照顾金蚕王。! A, j7 L0 L* }2 Y7 i( ~$ ^1 A- y
  「就是她,虫后让我们好好『照顾』这个女人,听说她以前是少主的未婚妻,现在恐怕早已经被人玩烂了。谁叫她昏了头去当什么达拉尼,被捉住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你慢慢来,我将金蚕王给牵出来。」薛茹月面前的则是孙静,昔日百花门除了高影以外武功最强之人,现在也对金蚕王百依百顺。她的弟子服早已离身而去,只剩下胸前可有可无的肚兜,以及还在往下滴着粘液的肉穴——显然她刚刚和金蚕王交配过。
6 u8 Q$ D9 l6 r6 [  「未婚妻?你也配?贱人!」' K/ s- F. ?' Z1 Z/ e5 L
  薛茹月没能得到李翰林,索性一心都扑在金蚕身上,没日没夜的给金蚕下种,但这会儿突然来了一个和李翰林亲近之人,一下子便勾起了薛茹月恨意。! c+ T- I1 P' m5 Y# r
  「啪!」9 h, _9 y9 Y2 l) K8 o, O$ H
  鞭子狠狠的抽打在洛泱身上,惹得她长嘶一声,紧接着一鞭又一鞭,还专挑洛泱的乳房和屁股打去,最后一鞭子正打在洛泱的跨间,只听一声变了调子的哀嚎,洛泱腿间金色的液体淅淅沥沥的喷射出来,愣是被薛茹月给抽尿了。2 M* E! y) i' Q) H3 ~
  而此时金蚕王已经让孙静给牵了出来,只不过金蚕王刚刚看上了孙静,想要将孙静也按在身下,可孙静明确拒绝了金蚕王以后才将跪在地上的洛泱指给金蚕王看。这会儿金蚕王才发出兴奋的「吱吱」声,尾部形状怪异但是粗大光滑的虫根已经伸了出来,根本不需要孙静帮助,金蚕王便扑了上去,随着「咕叽」一声,金蚕王趴在洛泱身上,它粗壮的虫根已经尽根插入到洛泱体内。
0 D# h8 ^' d7 j" q8 S- `- ~+ x3 I7 u  「啪!啪!啪!」
; Z1 v  |) n8 J/ @  L% b0 T/ j1 L  金蚕抽插沉重而有力,身下的洛泱就如大浪中的小舢板只能随波逐流,被动的承受虫根的入侵。这人虫交合的一幕,看的薛茹月与孙静兴奋不已,虽然有鲛鱼皮衣包裹,但是两人依旧能够看到虫根显现在洛泱小腹处的轮廓。) O5 e; h1 I* A5 C  ]! ^! J) R& H
  「呜……呜……呜……」' j' p8 Q$ @# ]- N+ S
  洛泱口不能言,自然无法表达此时的痛苦与煎熬,随着金蚕王发出尖锐的「吱吱」声,虫根抽插速度更快,就连薛茹月都怀疑这个洛泱会不会被金蚕王活活肏死,只见金蚕王的腹部随着虫根快速抽插猛力收缩,紧接着那光滑的虫根持续不断的向洛泱的花宫灌注液体与虫卵。哪怕是隔着鲛鱼皮两人都能看到洛泱的肚子肉眼可见的鼓了一圈,犹如十月怀胎一般。直到金蚕王将虫卵完全射入洛泱体内,它才将带着透明粘液的虫根从洛泱体内抽离。/ r3 l3 R$ E: A# f  _- S* v
  「让这个贱人现在就下种么?」薛茹月问道。
% j% Y! A0 w/ P( H2 F  「不急,虫后说多给她点苦头吃!」
+ O. G8 R; X' f* ^  孙静随手取过件贞操裤,不同的是这件贞操裤还带着前后一长一短的阴塞和肛塞,在虫卵即将喷射出来之时,孙静及时给洛泱穿上了这件贞操裤,将她的前后两个洞塞得满满当当,又将贞操裤的皮带锁好。这个时候才让脱力的洛泱解开手腕脚腕的镣铐,但这并不是要放了她,而是让手腕脚腕拷在一起,以一个怀着孕的侧躺姿势将她丢在这里。( n2 I- }! x  M
  「下一次折磨这个贱人,记得叫上我,随叫随到。」「你随时可以来,虫后没有要求,这个女人只要不弄死弄残就行。帮我一把,金蚕王需要休息,给它搞点血食来。」浑身被鲛鱼皮包裹的洛泱根本无法挪动分毫,只能发出「呜呜」的哀嚎,挺着满是虫卵的孕肚无助的在原地扭动。
. Z& u: @: q0 g7 [4 Y+ v  ~' E  对于她的折磨与玩弄,才刚刚开始。
" l4 S2 C8 U5 K* b  ——9 r' e3 B* e% u0 a1 i. D0 W
  「真是活该。」
( B7 X# X/ n5 D/ y" D$ j- h  G: {" ?  李翰林本来想提笔写一封回执,但又觉得为了洛泱这个贱人完全没有必要。6 v7 o) P- d+ Z
  他将纸笔与看完的信一齐放在一旁,又拿过第四封信,是从天女门寄来的,但没有落款,不过李翰林也大致能猜出来是孟行雨写的信。
0 C; v8 R* ?' x5 B* F* O  可入目的第一段,就让李翰林暴怒的站了起来,「轰」的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碎。. K  O, O, d0 X, q( t/ E; v
  「混账!小爷的女人也是那些下三滥能动的!」外面正在齐声吟唱的童谣戛然而止,随后院子里的薛茹月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儿子?谁惹你发那么大的火?」李翰林踏过被他拍碎的桌子,一脚踹开书房大门,眼见外面目瞪口呆的孩子和不知如何是好的王紫菱和罗嘉怡,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除了带带孩子,最近虽然老是与在这里的三人在床上胡天胡地,可李翰林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是不是莫名冒出暴躁的念头。也许兰婷的话是真的,魔灵珠可能已经影响到了自己性格。" L9 p% }, J: o( f  d  d  C
  「爸爸好厉害!」
, K( R: j& E. H7 q  「爸爸力气好大啊!」2 k) G' O+ ]. |( A) G
  外面的一群儿子女儿非但不哭不闹,而且还对自己老爹的所作所为拍手叫好,李翰林不知为何竟然松了一口气,要是惹得一群孩子哭闹,那才是自己大大的罪过。
, m( d6 M6 A  o% i! z; L3 G  他走向自己雍容华贵的母亲,将手中的信纸塞到薛雨晴怀里:「儿子要去一趟腾龙城,杀人!有些人的脑袋,必须儿子亲手砍下!」「杀谁?」薛雨晴拿起信纸,与凑过来的王紫菱和罗嘉怡一同阅读:「何人如此大胆,竟敢侮辱天女门?」这一段时间,刚刚开山的天女门就频频遭到一些富家公子的骚扰,尤其是收徒初始,这些所谓的公子不断对天女门的弟子言语挑逗,甚至试图动手动脚。当然了,这些人统统都被天女门给打了出去。可接下来天女门每每收到各种信件,其中尽是些淫词艳语,甚至有人还将几张春宫图寄到天女门去,里面无不是天女门掌门孟行雨与天门圣女叶流霜在天兆帝胯下的骚浪姿态。
, O/ ?3 W3 a  M+ K3 m/ ~  本来孟行雨还试图用自己的手段将此事压下去,可不料事情越捅越大,搞得天下皆知。一时间江湖大哗,甚至还分成两派,一派支持天女门,认为天女门清清白白必然是有人诬陷,而另一派则持相反态度,觉得天女门早就是个淫窝,那孟行雨早就不是处子了。为此甚至还引发了好几场流血冲突,死伤数十人。- C1 t$ E+ A: l8 c: b
  另一方面,不明来源的各种春宫图以腾龙城为中心四处泛滥,其中全都是有关孟行雨与叶流霜的内容,坊间传闻也越来越离谱,甚至还包括孟行雨与叶流霜如何在皇宫中破身,被天兆帝调教玩弄,还有蛇人出世当天孟行雨当众被奸的细节。更过分的是居然有人将这些故事收集起来,写成艳情小说贩售,一时间腾龙城纸贵,有心之人纷纷购纸抄写之。
" c1 {7 a* j, @* b- Y& V" b  看到这里李翰林自然是恼怒不已,恨不得将这些人杀之而后快,可当他推开麒麟门的玄关之时,却见两抹素白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 u  L2 k1 f8 A( t1 D, b  「你们……你们不是在天女门么?」! U9 A# l; X7 u" o! T- s
  站在李翰林面前的,正是孟行雨与叶流霜两女。* R% ^- _4 ]' ^7 j/ S
  「看来我写的信,你没有读完。为了平息现在的风波,天女门已经昭告江湖,我等已经辞去天女门职位,对外宣称云游四海去了,现在掌门与天门圣女由慕容封寒与荆墨竹接任。」孟行雨道。
% e8 _( k  s) [+ E, |9 H6 b  「可那些人……」' n7 {5 a+ G5 i2 W% z- C
  「合欢宗与朝廷出面帮了我们许多,天凤帝一面下旨呵斥那些色欲熏心之人,另一面合欢宗高价收购市面上和我们有关的东西,还将那两个画匠抓起来打断手脚并且阉了。那两人本就是天兆帝的漏网之鱼,没想到竟然能惹出那么大的祸端,也是我等始料未及的。」「我们无处可去,只剩一个麒麟门。」叶流霜笑着说道:「所以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比起离别前冷冰冰的两女,现在卸下重担的她们可以说是跳脱了不少,不用再继续装作高冷冰山的样子,更像是堕入红尘的九天仙子。7 z1 C( b3 l6 B& m4 h( o
  「救,当然要救!请进来吧,以后麒麟门就是你们的家,正好缺人帮我带孩子。」孟行雨难得露出笑容:「合着你把我等都看作是不要钱的老妈子?」「大姐姐!好漂亮的大姐姐!」「是仙女姐姐!」
8 l7 u+ g* G, L; a$ S0 y7 t  三人穿过满是小孩子的院落,应得李翰林的儿子女儿一阵欢呼。5 `0 L8 K; Q5 C( W; D9 j
  「儿子,她们不是在……」6 j, b' t0 p  }# N% ^* a5 `) z1 I
  「母亲,我与她们要去书房谈点事情。」
2 J* ?; G* }# r  不理会薛茹月、王紫菱和罗嘉怡诧异的目光,李翰林带着她们径直走入了书房,然后栓上了门闩,就将孟行雨顶在墙上。他一手深入她宫装的裙摆中,却不料其中竟是真空,伸手便可摸到孟行雨富有弹性的臀瓣。
% k' G7 y- ?! U; U1 L3 z  _  「啧……你一路走来,居然没穿亵裤,不怕有人看到么?」「要是我们都穿亵裤,你哪会放我们进去?你不就是想肏我!」连「肏」字都说的出口,看来那皇宫的快一个月的无遮大会的确对孟行雨影响不小。李翰林撩起孟行雨的裙摆,形状美好的雪白玉臀便展现在他面前,他索性脱掉裤子,露出自己已经硬直起来的大肉棒,向孟行雨的跨间顶去。
4 f" i. d( {8 {' D+ N  「你可知道坊间传你表面上是个光鲜亮丽,清冷高傲的冰山美人,可暗地里就是个人尽可夫、三洞齐开的淫妇,甚至还能被狗肏被马骑,在小爷看来的确如此!没想到你们天女门的仙子,一旦堕入红尘,比最骚浪的淫妇还要劲上百倍!」孟行雨轻喘着,似乎正期待着李翰林的插入:「要是你想去天女门看看,本座可以让荆墨竹和慕容封寒一起来伺候你!」正说着身后的叶流霜也已经解开自己的腰带,褪去自己的素白宫装,紧紧贴上李翰林的后背,她的俏脸轻轻贴上李翰林的侧颈部,伸出舌头轻轻舔舐,挑逗之意不言而喻。
. m# y$ `2 n5 A' s6 a8 T  「慕容封寒与荆墨竹的孩子可都在外面呢,要是小爷再不射大你们的肚子,你们可就要被你们的后辈给比了去了!老实把屁股翘起来,让小爷的肉棒给你通一通天女的骚洞!」说罢李翰林腰间一挺,肉棒「唧」的一声直插入孟行雨的肉洞中。3 x9 i# p6 M- _
  「嗯!」- y4 u, R+ F4 T& S5 x4 u
  「啪啪啪!!」% p7 I  ^) C: i1 T! B
  李翰林粗重的喘息和孟行雨的高亢淫叫,在书房内不绝于耳。  S( l* K4 R' N; A- s4 @
  ——
2 c. n6 S. f3 E, G" b  f7 }  激流岛。4 W: B% Z. X( \( T1 P2 r/ e5 T5 W+ R
  还是那一叶带着劲帆的小舟,由兰婷操纵着前往岛内的洞穴中去。只不过小舟上泛着些许酸臭,平时不晕船的兰婷,在船上一个劲的呕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到了陆地上,身体的不舒服已经可以放在一边。
$ Z" b' g  t1 ?1 w" ?. N  她跳上洞窟内的栈桥,远远就看到兰俊杭从木楼梯上走了下来。4 J/ P4 k9 Q4 u! P3 S! o* D$ Y
  兰婷拴好船,两人才在栈桥上无言的对视了几息,海风吹拂,让两人的衣襟烈烈作响。直到兰婷将装有魔灵珠的包袱递给兰俊杭,他终于开口了。
, S  e" b& x7 i2 ~  「失败了?」
" g' q4 N& |' e/ E6 `/ X. j  「父亲,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甚至还牵出了其中的灵蛇,不过……」兰俊杭摆手:「不提了,无论如何,回家就好。饭菜已经备好,几位魔妃已经等候多时了。」兰婷这才露出会心的笑容。. D3 q1 P+ j# R3 k+ I9 y/ y
  「我这就去。」2 ]( O7 b6 l. N6 u. o
4 Y/ {0 s3 R3 [! y7 `

【墨玉麒麟传】(0-247完结)作者STURMGEIST.rar

906.83 KB, 下载次数: 657

售价: 3 软妹币  [记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我们不生产资源,只做资源的搬运工。

tags标签-春满四合院-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