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发布 老王说明书 宣传中心
查看: 408|回复: 0
收起左侧

取悦她放弃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4 10:11:2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我毕业了,没考研,当老师,今天第一天。
“列位都是学生,我相信别的老师都跟你们说过,什么……学习,啊,他是给你自己学的,我教不教你们我都一样拿钱。咱不能说人家放屁,但他这话确实是不再理儿。你拿钱是为了什么,对吧?不就是拿钱教学生嘛,那是你本分。愿不愿学,是一个学生的自觉,学生可以没有这个自觉,但教不好一定是一个老师的失职。”我在讲台上尽量放慢我的语速,但又不能太慢,毕竟第一堂课,他们第一堂就睡了,我觉得我教师生涯的第一年就算没了。
“今儿我作为入职第一天,跟各位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们学好学不好,真跟我没关系吗?不,有关系,太有关系了!你们学好了,我才有提成,这是最直接的利益关系。所以如果今后能和各位成了朋友,希望各位能赏我个面子,学得像个样儿,哥们儿我也好多点儿油水。”好在说完这些,学生的脸上有点儿气色,我心里也算有了底。
“那么,今后就拜托各位了。”说罢,我对学生鞠了一躬。
话说回来,其实我教的是语文儿,但我摆不出太花里胡哨的架子。第一堂课教的是主席的诗,我不算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我,不能造次,我只好一板一眼地讲。之后讲别人的课文,我再告诉他们,作者没想那么多。虽然是一群初二的学生,也才十四五岁,但我觉得我说这些话,他们不至于不懂。


回家了,我脱下鞋,就改成跪姿。或者说,这才是我应有的姿势。
“姐,我回来了。”说着,我开始往前爬。
“今天吃你做的还是外卖?”姐姐没有脱鞋,躺在沙发上,踩着沙发一端的把手。
“我买的鸡蛋灌饼,我记得你说还行。”我顺着姐姐留在地上的鞋印爬过去。
“嗯,是还行。”她没睁开眼看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明儿我下课早,我回来给你做菜。”
“行吧。”
“姐,您觉得我今天上课上得怎么样?”我在沙发前面正跪好,双手把鸡蛋灌饼捧过头顶,等她来拿。等我感觉到手里空了,过几秒才把手放下。
“还行吧,有点儿枯燥,我差点儿睡了。”
“让姐姐失望了,下次我一定改进。”我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头压得更低,甚至身子在抖。
“我有什么失望的,一条狗能做到这样就差不多了。”她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吃一边说,口齿不很清晰。有一块儿不知道是鸡蛋还是什么,在姐姐说话的时候落在我头上,感觉热热的。接着我就感到有硬物在我头顶扫过。不抬头我也知道,是姐姐用鞋底清理我头上的异物。我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下面也不争气地硬了,还隐隐发烫。
“抬头。”姐姐命令道。
我赶忙抬起头,就看到我熟悉的、期待许久的帆布鞋底,脏脏的,泥土中粘着被姐姐拒绝打过的食物碎渣,就是刚刚我头上那块儿。
“舌头。”姐姐又下令了。我赶紧把舌头伸出来,尽最大努力伸长。
接着,那只帆布鞋的鞋底结实地压下来,从上到下划过一遍,把泥土和食物都印在我的舌头上。说实话,有点儿疼,我都怀疑我的舌头是不是破了。但是这一下是我期待许久的,可以说,我一天的劳累就是为了现在侍奉姐姐鞋底的这一刻。我下面的废物早就按捺不住开始跳动了。
“吃吧。”
我把舌头收回嘴里,仔细品尝姐姐咀嚼过的残渣和鞋底的泥土,一边品味着,一边不停地磕头。
我从来不数自己磕了多少头,因为我的唯一原则是磕到姐姐满意为止。她话不多,只要她觉得够了,就会把脚放在我的头上。
“今天有作业吗?”姐姐问我。看来她当时真地快睡着了。
“有的。”
“明天课代表要收,我不想写,怎么办?”她甚至都不问作业的内容了,那我也知道如何作答了。
“我替姐姐写,请姐姐好好休息吧。”
“好,有个狗样。”姐姐跺了跺我的头,这是对我的奖励,“你的杯子里是我今天穿的袜子,已经泡水有一会儿了,你写困了就喝,喝完记得把袜子洗出来。”姐姐说罢,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我又一次不停地磕头,直到她踩住我伸了个懒腰。我的脑袋也和她的脚一起微微抖动,那种感觉非常美妙。
“啊对了,”她突然转过头对我笑,“喝完我的泡袜子水,记得写个感想,不少于三百字,明天早上我要批阅。”
姐姐说完又冲我笑了笑,便进了自己的卧室,而我则兴奋得浑身发抖,手脚都有些发凉。我恨不得马上写完她的作业,然后去写那份感想。


如各位所见,我姐姐今年十四,比我小八岁,是我的学生,但更重要的,她是我的主人。

姐姐的袜子就泡在我的水杯里。我并没有喝茶的习惯,但此时杯中的水是一种淡淡的茶黄色。我把鼻子贴在杯口嗅了嗅,可能由于隔着一层水,味道并不重。我仔细观察这杯水,水面上漂浮着一些棉袜上特有的纤维,水里还有一些小小的固体,或许是脚泥、汗垢之类的,总之是姐姐给我的赏赐。
我就想品茶一样,抿了一口。咸,微苦,就像是被稀释的汗水。我继续喝着,有舌头截留那些污渍,细细品味。我现在这样整个人被下半身控制着,真不知道该怎么写作业。好在初中生的作业还算好写,我也可以直接抄抄答案。毕竟我就是批作业的人嘛,监守自盗还是轻而易举。
等写完作业,姐姐赏给我的泡袜子水也被我喝得见了底。我小心翼翼地取出杯中的袜子。这是一双白棉袜,袜尖和袜底微微发黄。看到它们,我就能想起姐姐慵懒可爱的少女姿态,还有她脚上可爱的帆布鞋,以及右脚腕上的脚链儿。这种闭目意淫的过程是最让人发狂的,尤其是正主与你仅有一墙之隔。
我把袜子放进嘴里,吸出上面的水分,比刚刚杯子里的水咸得多,更接近姐姐的脚上的味道。我甚至一度不舍得咽下去。缓缓吞咽之后,我把袜子里里外外仔细舔了一遍,吃掉了肉眼可见的所有污垢。再之后,我就把它们含在嘴里,不停地用口水湿润棉袜,过一会儿再吸干,如此反复,想要多吸取一些姐姐留下的味道。
感受着屈辱带来的极致快感,我很快就写完了感想。哼,区区三百字。不过说是很快,并不代表不认真。我在写完之后,仔细核对了字数,不断标点符号有三百五十七个字,我这才放下心来,把写好的感想在一张平整洁白的信纸上一丝不苟地誊抄一遍,一个笔画也不能写错,就像在练书法。我估计这张感想的笔迹比我的板书是好看不少的。

依依不舍地把姐姐的袜子洗干净之后,我刷牙洗脸,开始备课。说实话我不喜欢备课,我更想大家随心所欲地听,我随心所欲地讲。不过就像做实验一样,我先给他们备课上两节,再不备课上两节,问问他们喜欢什么风格吧,也算是对学生的尊重。说实话,姐姐觉得我上课无聊,我还是有些失落的,争取明天好一些吧。


第二天的清晨,我做好早餐,一杯热牛奶,两个鸡蛋培根三明治,加一个煎蛋,在餐桌上摆好。之后我端端正正地跪在厕所,手里捏着昨晚写的感想。姐姐开开门,我抬头看向她。现在的姐姐还不太清醒,眯着眼睛,头发也有些蓬乱,身上套着略显宽大的睡衣,白皙的裸足踩着拖鞋。她低头看看我,或许没看,只是单纯抬不起头,总之视若无物,自顾自地洗脸,梳理头发。
我越是期待,头就压得越低。洗手台的水声不知何时就停下了,而后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脱鞋和洁白的脚趾。我缓缓抬头,贪婪地盯着姐姐修长的美腿。她就站在我正前,我的头正好在她胯下。她很喜欢这个站位,我也是。
“好了,手里的是你昨天写的感想对吧,给我看看。”姐姐已经恢复了精神,眼睛也变得明亮,看我的眼神也从无视变成轻蔑。
“是,请姐姐查阅。”我把双手举过头顶,递出自己喝泡袜子水的感想,紧张地等待结果。
“噗,你还把我的袜子用嘴洗了一遍啊。”姐姐笑着踢了踢我的裆部,我瞬间又硬挺了。
“……是的。”
“嗯,你写的这个,我还算满意吧,给你点儿奖励。”姐姐把我的感想放在马桶盖上。
我知道姐姐要干什么,自觉地张大嘴巴,仰起头。
“这么急啊,不愧是我养的狗。”姐姐拍了拍我的脑袋,脱下了睡裤,接着又褪下内裤。
体香扑面而来。我赶忙深呼吸,不想漏掉一丁点儿姐姐下体的气味。我的肺能沾染姐姐下体的空气,我已近不胜感激了。当然,这远不是正餐。
“接好哦。”
一股热流击打我的口腔和舌头,是不同于昨天泡袜子水的另一种咸苦味。因为是晨尿,所以很浓郁。我看到金黄色的尿流从姐姐的胯下流进我的头颅,感受着温热的骚味,屈辱感和幸福感都达到顶峰。年龄差带来的感觉十分奇妙,每一个比自己小八岁的少女在嘴里排泄,我说不上来这到底是屈辱还是荣幸。
因为姐姐没有允许我舔舐她的下体,所以我只能在咽下姐姐的圣水之后静静等待。
“哼哼,还有一点儿,想不想喝?”说话间,一小股尿流喷到我的脑门儿,缓缓流进我的嘴巴。
“想喝!求姐姐赏赐!”
“赏你这么多会把你惯坏的,玩儿点儿别的。”姐姐轻轻一笑,把我的感想拿起来,轻轻贴在我刚刚被尿湿的额头上,“仰起头来接好,把嘴闭上哦。敢偷喝就踢废你。”
少女的威胁从来没有威胁的力度,但是我作为狗一定会顺从主人的命令。我扬起头,闭上嘴,紧接着就感到新鲜的热流从我的头顶浇灌下来,迅速浸湿我脸上的纸张。我的感想被姐姐的圣水浸透,整个糊在我的脸上。
“这张纸上有墨水,不能吃,扔了吧。”姐姐这么说了,我只好把我的感想从脸上揭下来,扔进纸篓。
“不过这个还是可以吃的。”姐姐拿着刚刚用过的厕纸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立刻伸长了舌头。
她把厕纸贴在我的舌头上,整个覆盖住,说了一声:“收。”我于是把舌头收回去,仔细品尝姐姐最后的一点恩赐。
然后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着“谢谢姐姐赏赐”,直到拖鞋的鞋底踩在我头上。
“可以了,自己洗洗吧。”
“是,姐姐。”
我一边清洗自己一边回忆着从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事,一边回忆下体就一边膨胀。
我喝了一个小女孩儿的泡袜子水,认真写了一份三百多字的感想给她批阅,得到的奖励是喝她的晨尿,而且没有资格全部喝掉。接着我写的感想会变成厕纸都不如的垃圾贴在我脸上,就好像女孩儿用尿液为我敷了一张面膜,而我在吃掉她的厕纸后还要磕头谢恩,磕到她满意为止。
这种生活,怎么想都是太幸福了。

工作很枯燥。
本来我以为给学生上课是有意思的事,本来也确实有意思,但是你要给两个班儿上同样的课,讲同样的内容,应对两次提问无人举手的尴尬,甚至要把准备好的段子给两个班儿的人各讲一遍。好在这个段子还行,学生能笑。经历了备课和讲课,我有点儿笑不出来,但也不能冷脸,所以只好假笑。
第二节课下课,本来多么好的大课间,二十分钟呢干什么不好,拿来跑操。好吧跑操也没什么不好。所幸我不是班主任,不用跟着学生一起跑。
我坐在三楼的办公室里,看着楼下的学生们站成向衡水标齐的方队,一块儿块儿地跑,“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这样地喊,有时候还要喊一些更离谱的口号。说它离谱,是因为它,青春,文采,押韵,统统地没有;羞耻,大大地有。跑操时候喊口号的羞耻程度绝不亚于让我当着全班人的面儿承认我是姐姐的狗。
我在楼上喝着水,关注着姐姐所在的方队,不一会儿就看花了眼,也就不看了。这时候需要想象,想象能给人期待:比如姐姐跑完步的袜子的味道,比如姐姐会不会奖励我舔干净她的脚,比如怎么得到这个奖励,比如我现在觉得杯子里的水又有了那股咸咸的味道和淡淡的茶黄色。
不行,不能让同事看到我莫名其妙的就……我赶紧把身子转回办公桌,装出批作业的样子。


“老师好。”姐姐突然跟我打招呼,我险些就对她一鞠躬。
根据姐姐定下的规矩,只有觉得要使用我了才会跟我打招呼。
姐姐是走读生,就是中午只能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那种。每天中午都有老师巡逻,今天是我。
所以我不巡逻了。
我来到一楼的储物间,姐姐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她坐在一个箱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我。我赶紧把门反锁好跪下。
“姐姐,您找我。”
“来得有点儿慢啊。”姐姐抬起腿扫在我脸上,留下一个鞋印。
“姐姐息怒,姐姐息怒……”我赶紧开始磕头,谁知姐姐立刻踩住我的狗头。
“有什么可怒的,我就想踢你。”听姐姐这个语气,确实不是责怪我,只是单纯拿我取乐,“抬起头来。”
我抬起头,就看到姐姐的脚在半空晃荡,看得我出神。
“我等会儿就随便踢了,你要用狗脸迎上来,听到没有?”
我一下子膨胀了,各种意义上:“是,姐姐!”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老师跪在少女的脚下,仰视少女悬空的美腿,脸跟随少女的鞋子一起晃动。少女随意的把腿踢出去,老师就急忙把脸贴向少女的鞋底,在脸上留下一个珍贵的鞋印。


几分钟后,我的脸上应该已经铺满了鞋印,就像一块儿破旧的脚踏板。
姐姐还是很有分寸的,每一下都没太用力,只是把鞋印拍在我脸上,洗掉之后并不会显得肿胀。如果脸被踢肿了,我估计也就什么都瞒不住了。
“不错,我的每一脚你都接住了,现在我允许你磕头谢恩了。”姐姐得意地笑了笑,用脚背踢了踢我的下巴。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如果我每磕一个头就是感谢姐姐的一脚,我也不太清楚要磕多少了,总之很多。
“吃饭了没?”
听见这个问题,我很兴奋,也怀着一丝恐惧——黄金?
“回姐姐,没,没有。”我身子发凉,发抖,嘴也有点儿结巴。
“嗯,不错。那我赏你午饭。”说罢,姐姐脱下帆布鞋,微酸的气味迅速扩散。我赶忙开始深呼吸。
“晚上有你闻的,先吃饭。”姐姐脱下她的棉袜,我看到她脚底的面包屑,明白了。有点儿失落又长舒一口气。
“舔吧。”姐姐说完还嘬着嘴来了几声逗狗声,彻底激发了我的奴性。我爬过去舔她的脚,吃完脚底的面包渣还要吃脚趾缝里的泥,还要吸出脚趾甲里的泥。我吸吮姐姐脚趾的样子,大概很像婴儿吸吮母乳吧。
“这只。”姐姐凌空把脚换过来一搭,阵阵脚香被我吸入肺中,我又开始忘我地舔舐。
等两只脚都舔完,才是正餐。
姐姐用右脚两根修长的脚趾灵活地从棉袜里夹出两片面包,甩在我眼前的地面上。那就是我今天的午餐了,两片儿吸收了少女跑操后充足脚汗、被踩成鞋垫形状的切片面包。
“舔干净。”我又如刚才一般舔舐和吮吸了姐姐右脚的拇指和食指。姐姐没叫我多舔,我多一根脚趾也不敢碰,因为我没资格。
“三分钟内吃完有奖励哦。话说你刚刚给我清理脚趾已经用了一分钟了。”姐姐托着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晃着白皙的脚丫。我却慌了,只剩两分钟,得很赶紧吃完这两片面包才行。而且姐姐也没带手表手机之类的,说是两分钟,其实还不是全看心情。
为了讨好姐姐,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在帆布鞋和棉袜里包裹了一上午还经历了一次跑操的面包。我能感觉到我的屁股撅得很高,应该很像狗了。
“嗯,嘴很干吧。”
我的狗尾巴一下子竖了起来,心想着奖励一定是姐姐的圣水了。
“那就让它更干一点儿吧,张嘴。”我把嘴张开,姐姐把她的棉袜塞进我嘴里,“你剩下的口水全都用来给我洗袜子好了。上面全是姐姐的脚汗,想品尝到就努力分泌口水吧。”
这种求不得的感觉,比圣水还要奏效。姐姐也注意到了我下贱的生理反应。(各种sm资源加扣3320930394)
“呵,吃个饭都硬成这样。”姐姐把裸足踏进帆布鞋,从箱子上跳起来,准备离开,“你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别等会儿还要弯着腰走路。还有,到了上课的时候可不要舍不得把袜子吐出来啊,呵呵。”
说完姐姐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冷静。
冷静?

讲台的作用在于拉开老师和学生的距离。昨天含过姐姐的袜子之后,我就没从讲台上下来过。后面儿几个说话的,睡觉的,还有写别的科作业的,我索性不管了。按理儿说就含这么一会儿,问题不大,但我怕呀。
讲台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放置一些老师的私人用品,比如我的水杯。讲课讲累了,就喝一口姐姐的圣水——所以今天我更加不敢下讲台了,甚至在办公室里我都不停嚼着口香糖。得亏语文儿它不是什么问题很多的学科,没有学生隔三差五来找我。
上课的时候我一喝水就偷偷看一眼姐姐,她有时候听课,有时候不听,总之和往常一样,心不在焉的,眼神里既没有对老师的尊敬,也没有对宠物的嘲笑,就好像我杯子里只是普通的水,而我也只是一团空气。感觉自己被冷落了。感觉自己被冷落了。

十一
“狗狗把杯子拿过来。”
姐姐在厕所这么叫我,不用想都知道,他是要我喝水的杯子。我本来准备爬进去,但是杯子没有把手,只好用手拿着杯子,一路从客厅跪到厕所。虽然姿势上不如爬来得屈辱,但是膝盖会更疼。来到厕所,我看到姐姐的内裤已经脱下来放在洗衣机上。洁白的下体,纤细的腰肢和美腿,不断引诱我去朝拜。
“这么慢啊,我都快憋不住了。脸伸过来。”说完,姐姐又发出逗狗的声音。
我应声把脸伸过去,接下一个耳光。一连串的操作已经是我失去理智,而这一耳光正是最后一根稻草,清脆的响声过后,肿胀的不是脸,是海绵体。
“打得你很爽?”姐姐把裸足从脱鞋里抽出,用脚背轻轻拍打两下那根发情的异物,又穿回拖鞋里,“把杯子举起来,头低下去。”
我迅速双手把杯子举过头顶,低头看着姐姐的玉足。姐姐才上初中,脚趾还没有经过高跟鞋的挤压,细嫩且自然,脚趾偶尔伶俐地跳动一下,我的心跳就会加速。
正当我陶醉时,头顶响起了水声。我知道,姐姐尿在了我的杯子里。
“抬起头来吧,把杯子放一边儿。”姐姐用脚点了点地板,我识趣地把杯子放过去。
这一抬头,我的下体又胀了一截:姐姐的下体和我的脸相距不到十公分,我能清晰地看到阴毛上挂着的水珠。少女晨尿的骚味儿和特有的体香、下身的咸腥混合在一起,被我吸进肺中储存起来。我现在深呼吸的样子大概像是在闻什么高级香水儿。
“舔干净吧。舔得好就赏赐你享受一下。”我听到“享受”两个字舔得更加仔细认真,吸吮每一根阴毛上的露珠,把头埋进去清理尿道口的残余。
并不像一般的主奴,“享受”并不是指让我发泄性欲。事实上,除了每周一次的自慰,我没有任何发泄的方式。姐姐的手、脚,身上的衣物,还有排泄物,都是在我之上的存在,没有姐姐的批准,我连触碰的资格都没有,更不会触及我那根肮脏的根茎。姐姐所说的“享受”是让我享受成为姐姐排泄物的荣誉。简单点儿说,就是允许我把舌头暂时插进姐姐的菊花。能让舌头暂时成为姐姐的排泄物,已经是我尽心伺候才能换来的殊荣了。更让我感到兴奋和羞辱的是,这是姐姐自己想出来的创意。也就是说,姐姐真地把我看成了连排泄物都不如的下贱玩物。所以每次获得“享受”的机会,我总是激动得向磕头。
最终,我的殷勤舔舐换来了“享受”五分钟的奖励。而当我从姐姐胯下钻过去,准备把舌头放进姐姐的菊花里时,我发现了另一件事。
“姐姐……姐姐刚刚大便过吗?”姐姐的菊花周围还有黄金的残留,明显是刚刚拉出来。
“是啊,还没擦呢。你等会儿仔细找找,我在里面儿说不定还给你留了一点儿呢。”姐姐扭过头来,清纯的脸上挂着俏皮的微笑。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我明知姐姐是在践踏我的尊严,可是还要磕头谢恩,而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我的内心竟然真地充满感激之情。
“好了好了,狗舌头进来吧。”
我把舌头寄存在姐姐的菊花里,好好珍惜这五分钟宝贵的时光。我搅动舌头,试图找到姐姐的黄金。姐姐也很调皮,菊花时而收缩时而舒展,真地像在排泄一样,而我的舌头就是执意不愿离开的一块儿……屎。
五分钟非常短暂,我到最后也没找到姐姐说的留给我的黄金,舌头就已经被勒令拔出。我把舌头收回嘴里细细品味,一边磕头谢恩。
“想吃吗?”姐姐踩住我的头,问道。
“想。”
“想吃什么?”姐姐把脚抬起来,又跺在我头上。
“想吃……姐姐的黄金。”
“黄金?黄金是什么啊?”姐姐又跺了一脚。
“黄金就是……就是姐姐的……屎。”我兴奋得不能自拔。
“哦,想吃姐姐的屎啊。”我嗅到熟悉的气味,抬头一看,姐姐已经背朝我蹲下了,菊花再次与我的嘴相距咫尺,上面的黄金残渣还在诱惑着我,“都赏给你了,好好吃,别浪费。”
我喘着粗气,像狗一样舔舐着姐姐的菊花,用舌头卷走她开恩赏给我的这一丁点儿黄金。
姐姐在早晨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把内裤也放进了我的杯子里。她告诉我,如果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我把内裤吸干了,就有赏赐。
我真庆幸我不喜欢用透明的杯子。

十二
“狗狗过来,让姐姐看看内裤有没有吸干。”我进了门,看到姐姐吃着零食,穿着帆布鞋的脚搭在茶几上。
我爬过去,献媚地张开嘴,把已经吸干的内裤取出,希望以此讨好姐姐,心想奖励大概就是脚踩零食了吧。
“嗯,继续含着,晚上等着奖励吧。”
我有些困惑,但还是含着姐姐的内裤开始批改作业,以及备课。我已经用舌头摸清了姐姐内裤的形状,现在正不停舔舐着内裤的裆部,试图从布料中提取姐姐的分泌物。
到晚上姐姐准备睡了,叫我来厕所。
“接好,不许咽,听到没有?”
姐姐尿在了我嘴里。已经吸干的内裤再次吸水膨大,无法被内裤吸收的圣水迅速把我的口腔填满。
“在这儿跪一晚上。现在你的嘴是满的,明天我检查的时候也必须是满的,否则明天早上就不尿在你嘴里了。”说罢,姐姐走出厕所,关门,关灯。
这就是我得到的奖励,跪一整晚,而且要一夜无眠,以防嘴里的尿液不小心被吞下去。而我含着姐姐的尿和内裤跪一晚上,仅仅是为了姐姐明天能继续尿在我嘴里。
被姐姐玩弄是很幸福的事,但是漫漫长夜确实难熬,而厕所又是一片漆黑。我只好在脑子里幻想出姐姐的身影,然后不停地磕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们不生产资源,只做资源的搬运工。

tags标签-春满四合院-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