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发布 老王说明书 宣传中心
查看: 966|回复: 0
收起左侧

女仆脚下的大小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5 10:00:0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tom.com 于 2023-1-25 10:02 编辑

第一节

城市西郊,翠柳湖畔,一座占地极广的别墅坐落在此。

别墅外围,只见有无数的豪车相停,往来名流,均是有序在别墅内外进出。

今天是林氏集团千金林秋然的20岁生日,据说林董事长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在夫人过世后,父女二人相依为命,自然的,林董事长也就加倍宠爱他的女儿。

而面前的这座别墅,正是林秋然在18岁生日时,林董事长所送的生日礼物。



林秋然身为林氏集团的掌上明珠,身份已格外吸引人追捧,况且她还是远近闻名的一位美女,如此一来,就更是成为了男人们追星捧月的对象。

从早上开始,来往祝贺林秋然生日的人就不计其数。

而作为今天生日会的主角,林秋然一出现,就顿时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的她,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脚下是Benative红唇系列的一双带跟凉鞋。雪白纤长的小腿,落落大方展露了出来,仔细观察,还可以看到林秋然腿上其实穿了一条薄薄的丝袜,只是这丝袜材质太好,以至于很难被看出来。

一头乌发清秀靓丽,宛若顺滑的瀑布,静静垂于少女肩后。

正值芳龄,使得林秋然根本不需要化妆品来涂抹自己精致的五官,她就算安静站在那里,也能够一眼被看出是聚会的中心。



含笑接待着来到这里的每一位客人,林秋然的这道芳影,出没于别墅的各个角落。但无论她身处何方,总能吸引到大量的目光。

而在这些或是羡慕,或是爱慕的视线之中,却是有着一道嫉妒的目光,自不起眼的地方投来。

那是一个身穿女仆装的矮胖女孩儿。

她皮肤粗糙,长相不太好看。本就有些矮的个子,更是因为穿了一双平底的黑色小皮鞋,而显得更加矮了。

像她这样的女孩儿,别说比不上林秋然这种娇生惯养的林氏千金,就算比起普通长相的女孩儿,也还差了老远。
但有一样,她和林秋然是相同的。

今天是林秋然二十岁的生日,也同样的,是这位矮胖女孩儿的20岁生日。



小佩只有一个初中文凭。她以前在学校就不好好读书,整天带着一群不思进取的女孩儿瞎混,后来初中毕了业,不愿意去念高中,父母就只好到处给她找工作,省得她去外面到处折腾。

只是小佩好吃懒做,人长得不漂亮,嘴巴还毒,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不好好干,到头来总是被辞退。

后来小佩的父亲患重病,全家担上几十万的医药费,还是林氏集团的林董事长,因其父亲做过他的司机,这才慷慨解囊帮他们家度过一劫。

而林秋然也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她见小佩没有工作,就邀请她到家里来做个女仆。

说是女仆,其实别墅里还有着十几位打扫煮饭的保姆,因此小佩平时除了看管别墅,端茶倒水的小活以外,根本没什么事。

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不错的薪水。



按理来说,她应该相当满足了,但林秋然万万想不到,她这种善心,对于小佩来说反而像是施舍一般的怜悯。

再加上同为20岁的青春女孩儿,林秋然却享受着万人追捧,出门开豪车,在家被伺候;而小佩只能够扫地擦桌,每月领取只够自己生活的一点点薪水,还整天无人问津。

久而久之,小佩对她就只剩下了怨恨。

而这种恨意,在两个女孩儿同为20岁生日的这天,可谓是彻底达到了顶点!

眼睁睁看着这位林氏集团的富家千金,如公主一样受着别人追捧,小佩心里忽然起了某种怨毒的心思。

——————



入夜,热闹的生日会终于结束。

劳累了一天,林秋然终于可以脱掉鞋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

隔着薄薄丝袜,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足趾。

小佩这时端上一碗乌鸡汤来,道:“小姐,您润一润喉咙。”

“谢谢你了,小佩。”林秋然对她全无戒心,微笑着接过汤碗,慢慢将这碗乌鸡汤喝了下去。

而在她喝了这碗汤之后,小佩心中,涌起一抹计谋得逞的喜悦。



等待林秋然洗完澡,并换上粉色睡衣歇息下。

晚上11点,小佩偷偷从房里出来,蹑手蹑脚进了林秋然的闺房。

来到床头,她对着熟睡中的林秋然,开始了深度的催眠话语。

“你是小佩的一条母狗,是任由她指示的一个贱货,骚逼!绝对不可以违抗小佩的任何命令。”

一遍又一遍的提示,逐渐烙印在林秋然脑海里。她的生命仿佛有了一个全新使命,那就是做小佩脚下的一条贱母狗。



曾在农村,被奶奶一手带大的小佩,虽然学习成绩糟糕,但她也因为经常逃学,幸运的认识了一位会巫蛊术的老头。

老头看她有缘,就教给了小佩一些入门催眠法。

只是小佩好吃懒做,虽学得这种很神奇的催眠法,却始终不愿意下苦功练习。

到了最近,因为她对林秋然的恨意太深,为了折磨这个一出生就比她命好的富家千金,小佩这才下了几天苦工。

也许她对这种巫蛊术真的有些天赋,短短两个月时间,这门几近失传的巫蛊术,竟然真被她学有小成。到如今,趁着她的20岁生日,就正好拿林秋然来实验!



因为小佩端过去的乌鸡汤里,下了两颗安眠药,所以小佩的话语,并不会吵醒到林秋然。

前后半小时的催眠与洗脑,使得林秋然的本来意识,暂时被新的“指令”所取代。

小佩施法结束,轻轻晃了晃林秋然胳膊,并假意道:“小姐,小姐醒醒。”

林秋然从深度睡眠中被摇醒,看到小佩,轻呼道:“怎么啦。”

小佩笑道:“没什么事,就是想和小姐你说说话。”

林秋然于是从锦被之中起来,眸子不经意间望及小佩的鞋子时,她心头一热,一股带着欲望的电流,瞬间自两腿之间涌起。



赶忙夹住双腿,林秋然脸蛋通红,却是克制不住的去看小佩的一双胖脚。

小佩的个子只有1米55,那双脚也仅有36码并不算大,但她吃得比较胖,因此脚裹在黑色小皮鞋里,仍能看得出其脚型不好看。

而且小佩已经好几天没刷鞋了,那双黑色小皮鞋上沾满了灰尘,更见其邋遢的本性。

但就是这样一双难看的鞋子,仍旧使得林秋然性欲大发,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响起,催促着她跪在这双脚下磕头膜拜。

嘴唇发干,实在忍受不住难熬之心的林秋然,于是涨红了脸,低声向小佩求道:“小佩,我能不能…舔舔你的鞋子啊。”



听到林秋然的这种要求,小佩就知是催眠之法起作用了,她微微一笑,道:“你是小姐,我是你家的女仆,怎么能让你舔我的脏鞋呢。”

小佩这样推辞,反而让林秋然更加难受了。

心中接受了“指令”后,跪在小佩脚下当母狗,已经成了林秋然的目标,若是不完成它,或是违背了这样的指令,那么林秋然就会心情怅然失落,更加有可能会生出绝望的念头来。

因此小佩的拒绝,没有使林秋然就此放弃,反而她气馁片刻,就重新恳求道:“好小佩,求求你了,只要你愿意让我跪在脚下舔你的鞋子,我…我把我爸爸送的法拉利给你。”

小佩听到她无疑的一句炫富,心里面气极了,再加上她也想知道催眠之术的效力如何,于是再度冷冷拒绝道:“让小姐你这么娇滴滴的千金舔鞋子,会弄脏了你的舌头的。”

林秋然听小佩又是不允,俏脸都煞白了。

咬着薄唇,似乎做下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容貌出众的女孩儿,忽的噗通跪在小佩面前,抱着小佩的一条腿哀求道:“小佩,不…主人,您就答应了我吧。”



冷眼俯视着这一位自小受人追捧的富家千金,跪在自己脚下,低贱求肯着舔自己脏鞋,小佩心里感觉到了莫名的痛快。

她羞辱这位富家千金道:“想舔我的鞋子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舔鞋面的话,我嫌你口水恶心,干脆给我舔鞋底好了。”

林秋然被她这么羞辱对待,反而心里满是欢喜,这个身材玲珑的女孩儿,为了表达内心里的快乐,还对着小佩的脏鞋磕了几个头。

小佩坐到属于林秋然的软床上,将右腿抬翘在左腿膝盖上,对着林秋然露出了黑色小皮鞋的鞋底。



她的鞋面都懒得清洗,鞋底自然是更脏。

只见鞋底原来的纹络,已经被尘土给沾满,在每道纹络的缝隙间,更是隐藏着大量污垢。

面对这样污脏的鞋底,林秋然没有半点迟疑,反而精致的面容上带有七分喜色,毫不犹豫就将面颊凑到了小佩的鞋底。

粉嫩舌尖儿,舔舐在这样脏灰的鞋底上。仅仅一下,林秋然的粉舌上便是布满脏黑。

将这些脏黑咽进到肚里,林秋然吃着干涩的鞋底,心中愈发感到满足,她舔食得是如此津津有味,似乎还生怕小佩反悔,不愿意她再舔了一样。



身份高贵的林氏千金,宛如母狗一般趴在地上,一点点舔食着小佩鞋底的污秽。

这一刻,林秋然心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仿佛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她,跪在小佩的脚下舔鞋泥,自己究竟是多么的快乐。

含舔完小佩两只鞋上的鞋泥,林秋然的粉舌也已是脏黑不堪了。

小佩让她伸出舌头,看着这样恶心的脏舌,轻哼说道:“为了舔我的鞋底,你舌头都脏成这个样子了,现在还觉得开心吗?”

林秋然红着脸,声音含带一分羞涩道:“能吃到小佩主人鞋底的鞋泥,我…反而更开心了。小佩,你就当我的主人吧,让我做你脚下的一条贱母狗,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每天都舔你的鞋底。”

小佩哼道:“那就摆一个淫荡的姿势给我看看,如果让我满意,我说不定就收了你这个贱货。”

林秋然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于表现。

她脱掉了粉色的睡衣,将里面纯白色的胸罩也给脱掉,露出了软腻如雪的一对乳房。

林秋然此时正值妙龄,那一对乳房,也是刚刚发育成熟,诱人之中带点青涩。粉红色的两颗乳头,宛如绽放花儿的娇嫩花蕾,漂亮而有弹性。

酥软,柔嫩,舒滑,雪白。

这一对美丽的乳房,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小佩臭脚下。

而林秋然那好似能掐出水一样的肌肤,修长的天鹅颈,不带半点赘肉的柳腰,这些美丽的地方,更让她看起来是一位十二分的美人儿。

可就是这样一个清纯的白富美,如今却光着身子,在小佩面前呈一种母狗般的下贱蹲姿。

她的小脚微微踮起,两腿外扩,暴露出女儿家最神秘的蜜穴地带。舌头伸出,加上那种喘息的样子,原本的清纯,瞬间就化作了喜欢被人当母狗来虐待的淫荡女m。



“主人,这个样子,够不够贱啊。”

红着脸蛋,林秋然心中隐隐兴奋着,问道。

小佩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这个样子,还真有点像AV里面渴望被肉棒肏的女优。”

林秋然答道:“小母狗不想被男人的肉棒肏,就算被肏…也是希望被主人用高贵的美足来肏。”

她本来的意识虽深陷在催眠之法内,但以往的常识都还在。以富家千金之尊,从小就极有家教的她,以往绝不会张口闭口说“肏”这么直白且淫荡的字眼,所以今天在说出来时,林秋然只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可脸上那股兴奋劲却越来越浓。

小佩有心羞辱她,就笑着道:“保持这样的姿势别动,我给你好好录一段视频,以后说不定发在网上,让更多人看到你这个淫荡的样子。”



听小佩说要发在网上,林秋然羞得更是不好意思了。

可另一方面,她的身体反而愈加性奋,当小佩拿出手机,真的对着她录像时,林秋然为了讨好小佩,更是一脸淫荡的用手指掰开粉穴,好让她那个漂亮的处女穴,也能够被清晰的拍摄进去。

“母狗,我问你,你的骚穴被男人肏过没有啊?”小佩开着手机的录像功能,笑嘻嘻道。

林秋然摇头道:“回禀主人,母狗还没有男朋友,所以没有被男人肏过。”

    小佩哼道:“没有男朋友就代表没被男人肏过吗?你要是这么清纯的玉女,就不用给我来装淫荡的样子。”

林秋然见小佩生气,有些慌了,赶紧道:“母狗只是不想被男人肏,不代表母狗不淫荡的,母狗只要看着主人的鞋子,骚…骚逼就会湿了。比起男人恶心的肉棒来,母狗更希望被主人用美脚肏的。”

小佩仍旧举着手机,把这位林千金淫荡的话,一点一点记录下来,微笑道:“那你就向我证明好了,我给你这只鞋子,只要你闻着骚逼就能流出水来,就代表你是个淫荡的贱母狗,如果流不出水来,就代表你说的是取悦我的假话。”

说完,小佩脱了一只黑色小皮鞋,把它扔到了林秋然面前。



林秋然如拾重宝,小心翼翼的将这只36码脏鞋捧起,并鞋口倒扣,贴在了自己的口鼻上面。

小佩是个连鞋面都不想刷的懒人,鞋子里面就更是好久没清洗过,因此刚刚脱下来的这只小皮鞋里,散发着非常浓郁的足臭味。

平时在宿舍里面睡觉,同寝室的人也会被小佩的鞋给呛得受不了,为此没少抱怨过小佩的懒惰。而那,还是在小佩的鞋子离她们有好几米远的情况下。

如今林秋然将小皮鞋扣在自己口鼻上,其浓郁的足汗味道可想而到。

但就是这么臭的一只鞋子,林秋然闻得反而是面露陶醉。

她柳眉长长的舒展开来,神色之中,带着一抹愉悦,仿佛闻着小佩臭鞋里的味道,对她来说就是人间极品。

用左手拿着鞋子,右手掰开两腿之间粉色的嫩穴,不过几秒,从林秋然这最为羞人的蜜穴地带,竟真的分泌出晶莹的黏液来。

这莹润的热液,自紧致的小穴口徐徐滴下,一点点拉伸至外面。

因为其黏着性,骚液不至于立刻从小穴里滴落,而是随着蜜液的增多,而逐渐拉伸变长。

最后,这淫荡的液体,直接是拉伸到了地板上,与小穴那段的淫液收尾相连,却一时间不断裂。

在小皮鞋里大口呼吸,林秋然性欲高涨,小穴里分泌出的骚液就更多了。



看着录像里这个闻她鞋子都会发情的富家女孩儿,小佩心中充满了得意,心想:老天开眼,让我有机会收拾你这个投了好胎的贱骨头!

她关了录像,并将刚才录下来的视频全都保留下来,决定以后将它当作羞辱林秋然的证据。

催眠之法她还学得不够纯熟,一次将林秋然洗脑十二个小时这已经是极限,到了白天林秋然估计就会恢复,所以小佩不打算浪费时间。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冲着林秋然勾了勾手指。

看到主人有吩咐,林秋然不敢再继续闻鞋子,就这样四肢并用,卑贱的跪爬来到小佩脚下。

小佩用脚踩住林秋然的脑袋,然后对着她雪白的翘臀重重抽了一巴掌,道:“把你的屁股抬起来!”

林秋然赶紧把臀部抬高。

“再高些,脑袋沾着地,屁股抬到最高!”

林秋然照着吩咐,把雪白娇臀翘得和小佩膝盖一样高了,她那挂着淫液的小穴,自然也是一同翘起,暴露在小佩的视线里。

虽然对林秋然充满了恨意,可近距离观察,小佩还是被林秋然的这个嫩穴给惊艳到了。

明明同为女孩儿,年纪相等,但林秋然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是那么美,就连一个小穴都不例外。

她的阴毛,生长在平坦的小腹之下,一根根错落有致。

她的阴唇,粉润而娇嫩。

在小穴两旁,所有的阴毛都被剃光,看起来整洁诱人。

那两瓣微微张开的阴唇,轻轻启合,幽深温暖的小穴,就这样若隐若现。

凭着光线,小佩甚至能够看到,在那小穴里面,好像有着某种晶莹的壁垒,在淫液映衬下泛着漂亮的光泽。

林秋然就连阴户也比小佩的漂亮多了!

看着这粉粉嫩嫩的小穴,小佩心里面充满了嫉妒,她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个小穴糟蹋成黑木耳。



那食指在里面一捅,淫液润滑下,小佩的食指没有遭遇到任何阻拦,顺利进入到了壁垒前面。

滋滋的淫液声回荡在安静房间里。

小佩指头用力,去捅小穴里面的这层壁垒,然而她的手指粗短,虽然食指全部捅了进去,却仍旧没办法将这层壁垒给捅破。

反而食指在小穴里面的翻搅,正好刺激到了林秋然。

被小佩黑色长筒袜的臭脚踩着面颊,林秋然左脸贴在冰冷上,这使她心里面的奴性反而愈加高涨起来。最羞人的蜜穴再被小佩这么一玩弄,敏感的女孩儿小嘴里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主人,捅得我骚逼好舒服…母狗的处女穴,求主人占有了吧!能够被主人玩破,母狗太开心了…”

“啊~骚逼…骚逼又要出水了…”

婉转的呻吟声下,林秋然娇躯开始颤动,她的小穴,竟是主动迎合起了小佩手指的翻搅。

小佩见到她这一副贱样,心里面施虐欲更是旺盛,原本只是想羞辱一番林秋然就好,但如今她变了主意,打算进一步肏破林秋然的这个处女穴!

让她这个漂亮的小穴,变成一个不值钱的骚逼烂穴。

用手指捅破,明显是便宜了林秋然,所以小佩干脆收回了食指,然后把黑丝脚从林秋然脑袋上挪开。

刚被小佩指奸,身体还沉浸在那种快感里的娇俏女孩儿,这时春羞满面的抬起头来,不用小佩吩咐,林秋然很乖巧的就是张开嘴,含住了小佩刚刚去肏她蜜穴的食指。



“把我的袜子脱了。”小佩命令道。

虽然没明确收林秋然为奴,但小佩俨然以林秋然的主人来自居了。

林秋然将口中那根食指吐出,乖乖道:“是。”

伸出一双芊芊玉手,就要为小佩去脱袜子。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打在林秋然面颊上。

小佩狠狠的骂道:“用嘴,你这个贱货。”

林秋然脸蛋被打,右脸颊很快高高肿起,然而她顾不得疼痛,慌忙磕头道:“是,贱母狗知道错了,求主人不要动怒。”(各种sm资源加扣3320930394)

忙低下面颊,将薄唇凑到小佩长筒袜的袜尖上。



黑色的长筒丝袜上,散发出浓浓的臭味。

面容姣好的少女,闻嗅着这一股臭味,却是神色舒愉。她张开小嘴,用洁白的贝齿去咬住小佩丝袜的袜尖,向后笨拙的拽了拽,结果袜子只脱下来一点点。

林秋然又用了用力,长筒袜被拽下来更多。只是小佩的是一双胖脚,这长筒袜本来紧窄,用手脱起来都不方便,而林秋然用牙齿脱,更是难免给小佩带来了一些不舒服。

她皱了皱眉,啪一下又是大耳刮子抽在林秋然粉嫩的俏脸上,斥骂道:“不会慢慢脱啊!笨死了,再弄疼我,我就让你这只贱母狗自生自灭,你也别想再闻我的鞋袜了。”
林秋然左脸被扇,立刻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然而此时淫荡的她更害怕小佩不要她,慌忙求肯道:“主人,再给母狗一个机会吧,母狗一定做好。”

小佩脸色渐缓,哼道:“算了,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林秋然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更加小心翼翼,用贝齿咬着臭丝袜,将其慢慢脱下。

黑色长筒袜,被她用牙齿一点一点给脱了下来,最后完全暴露出小佩的脚。

那是一只很没有美感的胖脚,可是面对着这样一只36码的胖脚,林秋然心里反而开心极了。

她甚至有些欣喜,因为自己亲眼见到了主人的赤足。

如法炮制,将另外一只黑色长筒袜也用嘴脱下,林秋然打量主人的这一双赤足。她闻着那上面浓浓的汗液臭味,看着趾缝间隐藏的泥垢,两腿之间那股酥麻的电流又是传来。

这股电流霎那间涌遍全身,并化作一道莹润的热液,顺着那小穴流淌了出来。



“主人,您的脚可真美。”林秋然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明知对方会说这种话,完全是因为巫蛊术的效果,但被这个富家小姐真心夸赞,小佩心里还是不由得意。

她伸出小脚,用带有足汗的脚底扇了扇林秋然面颊,笑道:“母狗,想不想让我用脚给你开个苞?”

林秋然喜悦的道:“当然想,母狗的骚穴要是能被主人的美足肏破,母狗可就开心死了。”

小佩问道:“不后悔?”

林秋然赶紧道:“身为淫荡的母狗,能够被主人赏赐肏了处女穴,肯定是开心的,母狗怎么会后悔呢。求主人的美足在母狗骚逼里多停留一会,让母狗用骚逼给主人暖暖脚吧!”

平素极有涵养的她,说着如此淫荡的话,却也是羞得自己俏脸绯红。

不过林秋然在那个“指令”下,已经下意识将淫荡和下贱当作了快乐,所以越是说的淫荡,她心里也就越是兴奋。



小佩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她把右脚抬起,灌入了林秋然的樱桃小口里,说道:“先给我把脚湿了,一会用脚肏你才不会干涩。”

说着,她把脚往林秋然嘴里塞得更深入了些。

那只沾满足臭味的胖脚如此强行灌下,只把林秋然撑得胃里翻涌起一阵呕吐欲,但她急欲讨好小佩,又怎么敢真的让这只脚吐出来,并且当着面小佩的面呕吐呢?

强行忍耐下这种呕吐欲,林秋然把小嘴张到了极限,就是为了迎接更多小佩的胖脚。

那五根脚趾,在她的嫩舌上面翻搅,脚趾甲来回触碰着口腔。这种嘴巴被灌满的难受体验,使得林秋然喉间自然分泌出更多的津液,以此来润滑她的口腔。

口水顺着嘴角,自女孩儿下巴滴落到地上,形成一小摊淫糜的水渍。



小佩肆意将脚在在林秋然的嘴里翻搅。

她很享受林秋然这种痛苦的神情。

并且,原本只是林家女仆身份低贱的她,如今却尊贵的坐在椅子上;而原本出身高贵,身为林家掌上明珠的林秋然,却赤身裸体跪在地上;这种强烈的反差感,更是给她带来诉说不尽的快感。
将另一只脚踩在林秋然乳房上,小佩一边用右脚去灌林秋然的樱桃小嘴,一边用左脚脚趾夹住她的一颗粉嫩乳头,并向上狠揪。

被刺激到的林秋然,口腔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她的表情,可真是集淫荡和清纯于一体,看着相当的有趣。



用右脚在林秋然嘴里玩了几分钟,小佩随即又换成左脚。

脚趾翻搅林秋然的口腔,把对方玩得唇角都有一些裂开,小佩这才罢休。

“母狗,抬起你的屁股来,然后用手把你的骚逼打开。”小佩道。

林秋然于是将身子挪过去,转而把翘臀展露在小佩脚下,然后她的面颊伏在地上,臀部高高翘了起来。

芊芊玉手,伸到雪白的屁股上,玉指打开两瓣阴唇,将一张一合,分泌着淫液的小穴,再次暴露于小佩面前。



小佩将大脚趾头插进了林秋然小穴里,感受着其中湿滑,骂道:“肏,这么多的淫水,你这个骚逼早就等不及想让我肏你了吧!”

林秋然敏感的小穴里,再次被灌入小佩的脚趾,只爽得她娇躯轻颤,下贱的回答道:“是啊,母狗…早就等不及想被主人用脚肏了。母狗的骚逼好痒,又痒又空虚,求主人把脚直接肏进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们不生产资源,只做资源的搬运工。

tags标签-春满四合院-Archiver-小黑屋- |网站地图